拜登如果上台也会对中国强硬 与特朗普角度不同但都维护美国霸权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阿伦兹(Tony Arend) 说这话时神色十分凝重,他即使戴着口罩我也能看得出来。他继续解释:“这是因为我们的两名总统候选人,对世界的状况、和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有十分不同的看法。”

在特朗普眼中,这应该是一个奉行“美国优先”民族主义的世界,应该是一个摒弃他认为会陷美国于不公平国际关系的世界。这种看法视很多事情为赤裸裸的交易,会干预目前的规则,也受他的个人想法支配。

他的民主党对手拜登的世界观要传统得多,他认为美国在世界的角色和利益都建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确立的制度,同时必须奉行西方世界向往的民主价值观。美国也同时领导许多自由国家,抵抗跨国挑战。

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多次称赞一些独裁者,同时批评美国的传统盟友。拜登的首要任务,大槪就是全力修补这些关系,尤其是美国与北约的关系。如果拜登当选,他大概也会带领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尝试领导全球应对新冠疫情。

拜登的竞选平台将这个任务描述成拯救美国被损害的国际形象。但立场保守的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副主席普莱特卡(Danielle Pletka)认为,拜登的行动不会有实际效果,因为特朗普虽然看似霸道,他在国际平台其实取得许多成果。

她认为,美国在国际上失去一些朋友, “但特朗普政府有失去过去70年来重要权力和影响力吗?没有”。

特朗普近来不断指控中国传播冠状病毒,又针对中国提出新的冷战言论。

实际上,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现时都同时针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主要分歧只是如何做。

拜登将继续特朗普总统的反中国政策,以反制中国“滥用经济政策”的手段,但将与同盟国一起做,而不是像特朗普般使用单边政策。

特朗普政府已经成功说服许多国家,抵制中国通信技术。这是美国在许多方面对北京进行反击的一部分,这令中美两国关系降至数十年来的最低点。

这场运动是由特朗普团队中,主张针对中国使用强硬政策的派系领导的,他们称之为战略竞争,但拜登将更积极地寻求与崛起的中国进行合作。

拜登说,他想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但是在过去的四年中,世界也发生了变化,大国竞争的兴起以及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即使在拜登渴望领导的坚定盟友中,美国的声誉也直线下降。


盛图平台注册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