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04 21

看吴老夫人愿意帮吴二娘寻门亲事,安然倒比让吴老夫人给自己寻门亲事还高兴,毕竟她知道,自己的亲事,就算吴老夫人不愿意寻,她自己要是想找,也是能找得到的,相反,吴二娘的亲事,要是吴老夫人不出手,吴二娘也没那个能力自己寻找丈夫,那可就要危险了,别哪天就被吴大老爷卖了,吴老夫人想管都没资格管了。

“我代二表姐,谢谢老太太。”这次安然越发真心实意地替吴二娘高兴,感谢。

吴老夫人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咱们然然真是个好孩子。”

两人将正事说完了,吴老夫人便让下人进来了。

安然又陪了吴老夫人一会儿,看她想休息一下,便告辞离开了。

回去后,安然便跟吴二娘说了这件好事。

吴二娘看安然还真帮自己跟老太太提了这事,而老太太同意了,愿意亲自出面帮自己寻门亲事,不由激动,毕竟,这下不但亲事的事搞定了,而且因是吴老夫人出面,想来找的亲事还能比让吴大老爷他们找的更好,毕竟要是由吴大老爷和吴大夫人弄,根本找不到多好的——吴大老爷吃喝嫖赌,交往的都是些下三滥的货色,能有什么好的;吴大夫人眼里只有钱,想找的,估计也是给她钱多的人,不会考虑对方的人品,这样的有很大几率会碰到JP。

而这次多亏了安然帮自己提,让老太太帮自己找,老太太认识的人不但多,层次也好,肯定能找到不错的,这让吴二娘自然激动,所以当下吴二娘忙道:“谢谢表妹帮我跟老太太提这个事。”

要不是安然提,要不然老太太哪会管她的亲事——别说她这样的小透明了,便是其他比自己有存在感的孙子孙女的亲事,也没见老太太亲自操心的。

安然笑道:“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你别放在心上。”

这也是交往过后,发现二娘的性格确实还不错,安然才管的,要是那种一旦出了什么事,不反省自己,觉得错的都是别人的人,安然是肯定不会管的,免得将来她日子过的不好了,别怪是自己让老太太找的亲事。

吴二娘听了安然不居功的话,摇头道:“就算是举手之劳,多少人也能举手之劳呢,但除了你,谁愿意帮我提呢?”

眉清目秀白衬衫美女图片如此美丽

吴二娘说的倒也不错,这府里上下,在老太太跟前能说的上话的人,不在少数,但眼看着吴二娘十六岁了,还没亲事,谁也没跟老太太提这个事,倒是安然一个外人,愿意帮她提一提,看到这样的情况,吴二娘要说不伤心,那是假的。

安然看吴二娘有些伤心的样子,便拍了拍她的手,道:“别伤心,现在老太太给你寻亲事,你这不就是苦尽甘来了?”

吴二娘笑道:“也是。”

吴二夫人听说安然去找了吴老夫人,还屏退了左右,跟吴老夫人说了好一阵子的话,心中疑心安然是找吴老夫人说嫁给吴三郎的事,越发觉得,弄死方安然的事,得赶快提上日程了,于是便赶紧到处搜罗那些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好顺利将方安然弄死。

吴老夫人既然答应了安然,自然就开始给她谋划起来。

安然倒还好一点,她还刚十三岁,还能慢慢挑,所以她不用急,可以慢慢给她挑最好的。

但吴二娘年纪已大,有十六岁了,该寻门亲事嫁人了,所以吴老夫人便决定,先将吴二娘的亲事解决了,没事一身轻后,再慢慢帮安然寻门好亲事。

虽然吴二娘是吴老夫人的孙女,但,吴二娘比较懦弱安静,吴老夫人对她虽不讨厌,但也因打的交道不多,绝对没多少感情,毕竟人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你一直是个木头人,闷葫芦,不说话,别人跟你能处出多少感情出来。

所以要不是安然为她相求,吴老夫人是不会冒着讨大儿子大儿媳不喜,插手这事的。

不过既然插手了,吴老夫人自然就不会耽搁了,免得一时没给二娘找好亲事,她一时没精力给安然找亲事。

吴老夫人认识的人太多了,想找比吴大夫人等人自然容易多了,很快便给吴二娘寻找到了几个合适的人选来,然后便找来吴大老爷和吴大夫人,将这几人的名单交给他们,道:“二娘都有十六岁了,你们还不为她操心亲事,哪有你们这样糊涂的父母,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怕再耽搁下去误了她的终身,所以给她挑了几个,你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吴老夫人怕大儿子怪她插手吴二娘的亲事,所以便先发制人,这样开了头。

果然她这样一说,吴大老爷和吴大夫人脸上都不由有些尴尬,不错,他们对吴二娘的确是太不关心了,老太太会看不过去,帮忙找,也很正常,所以便没生气,当下吴大老爷便陪笑道:“让老太太操心了。”然后便跟吴大夫人道:“这事你赶紧处理好,别让老太太担心。”

他这会儿还没像原身记忆中那样急需用钱,所以还没想过将吴二娘卖了,不过这样的话也就没心情帮吴二娘处理亲事了,所以就将这事交给了吴大夫人。

吴大夫人也不想操心啊,要是她自己挑的,还能挑一个愿意给她钱的,将吴二娘卖了赚点钱,但现在人老太太都选好了,她再处理,纯粹就是操心,这让吴大夫人哪愿意呢?——之前没卖吴二娘赚钱,是因为她怕自己做不得主,为了不浪费时间和精力,就没管,要早知道自己能管,她三年前就把人卖出去,赚一大笔钱了,哪会像现在这样,钱没赚到,还要出力帮吴二娘处理亲事,她亏大了好嘛。

虽然觉得亏大了,但老太太有吩咐,在府中属于小透明的她也只能听令办事,于是当下听了吴大老爷的话,便笑道:“好,我马上弄。”

不过这时有些回过神来的吴大夫人心里却有些奇怪,想着老太太近些年来越发不管事了,不像是这样多管闲事的人,怎么会管二娘这样一个跟她不怎么亲的孙女的亲事呢?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17 04 21

虽然五六百斤的野猪也很厉害,但,只要没有顾六福的诅咒在身,产生威力,安然还是能收拾得了的,毕竟野猪再厉害,总不可能比老虎厉害。

当然这么大的野猪,也很厉害,虽然比老虎的杀伤力轻那么一点点,但也是不容小觑的。

不过看到顾六福召唤一通,才召唤到野猪,安然琢磨着,这附近应该没老虎,要不然早将老虎召唤过来收拾自己了。

估计就是这五六百斤的野猪,她也是从深山老林里把它请出来的,毕竟这么大的野猪,可也不是常见的。

当下安然不再做多想,从空间拿出最锋利的刀具,跟野猪战斗了起来。

她之前申请打猎,也是拿打野物的钱,从镇上给自己换过一把刀的,不过那刀的质量自然是不行的,对付这头野猪,估计都不能扎进对方厚重的野猪皮破防,刀就要断掉,哪怕用上了自己的内力效果都不会太好,所以安然自然启用了空间里未来的合金刀具,这玩意锋利至极,再配上自己的内力,一刀下去,只要野猪沾上了,就绝对像砍瓜切菜一样,将对方切出一个大口子来,几刀下去,对方就会像纸糊的一样,被她砍翻在地。

安然想的没错,她的确几刀下去,就将那脂肪厚重的野猪砍翻了在地。

砍翻了野猪,安然找来葛藤,绑在野猪身上,将野猪往回拖。

等进了村子,看安然小小的人,拖着那么大一只野猪,很快就有人看稀奇,围了上来跟她聊了起来。

“这么大野猪,也是你打的?”有个中年妇女好奇地问道。

安然正要扩大在村民中的影响力,好让顾六福接受不了,刺激的她露出狐狸尾巴,于是便点了点头,没有不搭理对方,而是道:“是啊。”

“你家人说你力气大,还真是的啊?”那中年妇女道。

日系短发萝莉超萌复古写真

要知道本来他们以为顾家人吹牛,没想到还真是。

安然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觉得随着我最近长大了,力气也越来越大了。”

中年妇女听了,不由啧啧称奇,然后道:“这大家伙有五六百斤,你们家可是要大赚一笔钱了,还有,你力气这么大,你家以后靠着你,可是要发达了。”

安然没说话,只笑了笑。

等安然走后,不少村民便议论了起来。

“顾五福的力气还真大啊,娶了顾五福,以后家里岂不是要发达起来了?”有人道。

又有人摇头道:“这么大力气,谁敢娶她啊!还不怕夫纲不振啊。”

也有人不以为然地道:“怕什么,难道她还敢打丈夫不成,敢打就告到衙门,让衙门把她捉起来,这样她就怕了,不就能老实听话了?只要老实听话了,力气这样大,养家一把好手,可不是谁娶,谁就能发达了?”

“这倒也是。”有人听了不由点了点头。

安然虽然走远了,但她有内力,还是听得见的,当下听了不由无语,暗道要是哪个真存着这个想法,跑来娶她,将来要真敢像这些人说的这样,既想驱使着自己赚钱,还想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只怕那人是活腻了,想早点找阎王爷报道。

很快顾家人就听说,安然逮到了一只大野猪,比当初顾六福弄来的野猪要大多了,不由惊喜万分,赶紧过了来,准备帮安然抬。

过来一看,还真是,好大一只,顾家人不由喜出望外,尤其是李氏,当下便喜道:“你怎么弄来这么大野猪的?”

李氏之所以会高兴也很正常,因为婆婆公公早有安排,除了种田地,其他的,三房有本领自己弄来钱,只要交一半到公中,其他自己安排。

也就是说,这五六百斤猪肉,就算要交一半到公中,大房自己也能落到一半,一想到有好大一笔进账,这让她怎能不高兴呢?

说起来,会有这样好的福利,还托了顾六福的福呢。

原来,上次顾六福弄来了一个野猪,顾六福可不想自己辛苦弄来的东西,家取用,再说了,她以后只怕还会搞来更多东西,要都上交,她自然不愿意,所以在那之前,就利用几房想留私房钱的想法,利用自己的金手指,让几房的人跟顾高氏和顾老头吵,顾高氏和顾老头被吵的烦,最后才有了这个规定,规定除了分内的事,分外,谁家有来钱的本领,只要交一半到公中,其他可以归自己所有,反正这都是无本的来财,顾高氏在顾六福的分析下,觉得可以实行,毕竟要不实行,三房都不努力挣钱,公中就没钱;相反,要是同意了,三房的人都会想尽办法挣钱,这样,自己也能收到多余的钱了,多好呢。

顾高氏不知道三房争吵要留私房钱的事,是顾六福利用金手指操纵的结果,反正只听顾六福的话,便同意了,让顾六福高兴不已。

顾六福当时高兴很正常,因为在她看来,顾家除了自己,其他人挣不了什么钱,所以这个规定,对她好处最大——她哪知道后来安然挣的比她还多呢,要早知道的话,她就不会一力促成这个规定了,要知道看安然挣了很多东西,她心里要气死了。

这是后话不提,只说当下安然听了李氏的询问,便道:“我力气大,一刀上去就砍透了。”

其实当然不是,她现在的力气还没那么大,是靠锋利的刀具才破防的。

一边听说了这个消息,跟着来了的顾六福脸色有些难看,毕竟她是真的没想到,五六百斤的野猪,顾五福都能砍倒。

要知道,她上次使用幸运能量,给家里打的一头野猪,才两百多斤——召唤的野兽越大越厉害,需要消耗的能量就越多,顾六福虽然想在家里竖立仙女下凡的形象,但也不想消耗太多,所以只召唤了个两百多斤,也算不错了。

现在安然弄来了五六百斤的野猪,能给家里创造两三百斤猪肉的收入,这让她在家里又要大出风头了,一想到这个,顾六福的脸色能好看得起来吗?

书客居网址:

17 04 21

谁想杀秦浩,先从……我林正德的尸体踏过!

林正德说着这话,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坚定之情。

而且,他一步步登天而上。

就这样……守护在了秦浩的前方。

“这……我没看错吧?林老爷子凌度虚空了?”

“不是吧?林老爷子这是武尊实力啊。”

“林老爷子难道恢复实力了?”

“什么?他恢复武尊的实力了?”

四周各方势力的看到这一幕,都浑身一震,满脸的惊愕。

谁说林老爷子废掉了?

他这明显是还有着武尊的实力啊。

“这……”

爱摄影的KIKI粉红诱惑写真图片

林玉莎也是张了张嘴,眼中充满了震惊之情。

她知道人类有武者这样的存在。

但是她从来没见过能够凌度虚空的武者。

而且这还是她的爷爷。

这让她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她爷爷竟然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人?

林海宏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实力恢复了吗?

傅家三方的众多高手此时也是满脸的惊愕。

林正德竟然还能凌度虚空?

这是怎么回事?

乌鹤等人都扭头看向傅锡元。

他们脸上都带着一丝不悦之情。

傅锡元不是保证说林正德已经废掉了吗?

那现在这算什么?

傅锡元现在也是一脸的懵逼。

他也没想到林正德竟然还能凌度虚空。

此时,他内心充满了惊骇。

林正德不是中了他们傅家特制的毒药了吗?

怎么现在还有武尊的实力?

他扭头看向远处的秦浩,眼中充满了震惊之情。

难道是秦浩?

秦浩帮林正德解毒了?

这怎么可能?

林正德中的可是他们傅家特制的毒药,专门对付武尊强者的,除了解药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解毒。

秦浩就算有逆天的医术,也不可能才对啊。

傅老四此时也是神情一怔,惊讶的看着林正德。

他抿了抿嘴,沉声道:“原来如此。”

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情。

因为他虽然跟林正德都是武尊强者,但是林正德的实力是要比他强大的。

他之所以敢那么无视林正德,那是因为他得知林正德中了他们傅家的毒了。

但是,刚才他看到林正德突然能挡住了他的攻击,他当时内心就一个咯噔。

所以他直接就往后退去,没有再次进攻了。

因为……他对林正德很是忌惮。

他担心林正德恢复实力了。

没想到……他的担心竟然成真了?

林正德竟然恢复了武尊的实力了?

秦浩抬头看着虚空之中的林正德,脸上也是闪过一抹羡慕之情。

这就是武尊强者啊。

凌度虚空……多么的炫酷啊。

这时,他的口袋之中传来一阵动静。

随后,两根长长的触须伸了出来,紧接着,一条雪白的虫子从秦浩的口袋之中出来。

正是小白。

小白通体还是雪白,不过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晶莹了。

而且它脑袋上的那道九彩神纹似乎也黯淡了不少。

小白出来之后,直接爬上了秦浩的肩膀。

它一个长长的触须指向虚空之中的林正德,另外一个触须则指着它自己。

同时,它抬着头,一副求表扬的姿态。

秦浩笑了笑,道:“没错,确实是你的功劳。”

自从发现小白可以给林正德解毒后,这几天,小白都一直给林正德解毒。

这的小白的消耗极大。

但是,林正德体内的毒素也是被快速清除。

而今林正德体内的毒素虽然还没有完清除,但是已经清除绝大部分了。

只剩下零星半点而已了。

再加上他这几天以来的治疗,林正德体内的暗伤也恢复了一些。

所以……林正德的实力也恢复了不少。

小白听了秦浩的话,傲娇的抬着头。

秦浩见状,摇头一笑。

而此时,虚空之中的林正德看向傅老四等人,沉声道:“各位道友来我们林家,不知有何贵干?真以为我们林家好欺负?”

傅家三方的高手听了林正德话,都紧紧的抿着嘴。

就连乌鹤等武尊强者也没有说话。

林正德这个老牌武尊竟然恢复实力了。

这确实让他们有点始料不及。

当然,他们并不是害怕林正德。

毕竟他们的人数上占优。

就算林正德实力恐怖,也不可能是他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他们此时之所以神情凝重的原因是……他们搞不明白林正德怎么就恢复实力了?

难道林家的传说是真的?

难道林家那些先祖真的没有坐化吗?

难道林家那些先祖出关给林正德解毒了吗?

林家大院之中……该不会有林家先祖在远远看着他们吧?

想到这,所有人内心都闪过悸动。

傅锡元看向林正德,道:“林兄,我们也不是有意冒犯你们林家的,但是你们林家女婿太过嚣张了,竟然敢把我们三方的高手杀了,杀性太重了。”

“所以……只要你把他交给我们,我们……可以离开这里。”

他的话语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眼底之中却是阴冷无比。

林正德也是冷笑了一声,道:“傅锡元,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

傅家三方今晚是为秦浩而来,但是也是为了他们林家而来。

而且……他怎么可能会把秦浩交出来呢?

傅锡元阴森一笑,道:“如果要这样的话,你可不能怪我们不给你林兄面子了。”

傅锡元这话一出,四周仿佛刮起了一股阴冷的寒风。

林正德也是冷笑了一声,道:“当真我们林家是没落不堪了?”

嗯?

傅锡元听到林正德这话,内心一怔。

四周的各方势力也是都浑身一震,惊愕的看着林正德。

林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林家真的有什么底蕴不成?

就连乌鹤等武尊强者也是神情一凝,紧紧的抿着嘴。

他们此时眼神微眯的看向前方的林家大院。

傅老四则是冷笑了一声,道:“林正德,你少吓唬人,就先让我来试试你的本事!”

说完,他一步踏出,轰的一声,一步步登天而上,直接杀向林正德。

林正德也是浑身喷涌一股浩瀚的气息,迎击而上。

武尊强者之战……就此开启!

17 04 21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卫恒听说安然这边有急事找他,很快便过了来,问道:“有什么事?”

安然道:“七房的人又找了来,知道我们不放他们进来,他们现在精明了,七弟妹带着年幼的孩子们在咱们门口哭,给他们钱,他们是个无底洞;不给钱,外面的人要说咱们府上刻薄,看这事要怎么解决?”

卫恒听说卫七太太这样做,不由皱眉,神色难看了起来,显然,卫七太太这样做,让卫恒生气了。

不光生气的问题,卫恒还想到,一旦他今天做了让步,以后只怕会被卫七太太一家缠上来,人家会一次又一次故伎重演,像今天这样要挟自己。

但要不让步,只怕对名声又不好。

正是考虑到这些,卫恒的脸色才会难看起来,因为看起来不好处理。

安然看卫恒为难,想不到解决办法,心中暗道,这家伙,除了好色,真是一点脑子也没有,当下没办法,只得道:“不如像父王那样,朝京中赌馆放狠话,谁敢接老七赌博,就封了那个赌馆。”

安然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解决七房的事,这也是安然会将卫恒找来的原因了,因为这个话,只能卫恒放,她一个后宅妇女,是不好放的。

卫恒一听安然的话,便松了口气,击掌道:“还是夫人有办法,这办法好,釜底抽薪!只要他不赌了,七房就有钱用了,到时也不会跑来打我们的秋风了。”

当下卫恒便将七房一家赶了出去,没给他们钱,但同时,朝京中放话,说谁家赌馆敢接卫七老爷,他就将谁家赌馆封了。

卫恒比当年的先安王还红火,他这话一放,果然,没人敢让卫七老爷进赌馆了,七房的日子也就慢慢缓和起来了。

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

倒是卫七老爷没地方赌,赌瘾犯了很难受,还想找卫恒的不是呢。

但卫恒是谁?他可是亲王!身边朝廷给的侍卫就有一大群,卫七老爷如何近得了他的身,还没闹就被卫恒吩咐侍卫痛揍了一顿。

因卫恒朝京中这样放话,解决了七房的麻烦,所以他没继续接济七房,也没什么人说他,毕竟,像七房这样的垃圾,换了哪个府上,都会不高兴的,推己及人,大家也不会说苛刻的话,毕竟指不定哪天自家府上也有这样的人呢,现在嘲笑卫恒不接济七房,将来自家不纵容赌博的人,也被人那样嘲笑怎么办?

而因安然解决了七房的事,七房这条线便在方三娘这儿失去了作用,还不及她让安王妃送些美人给卫恒,好让恒王府财政破产,安然便发信,将蔡嬷嬷找了来。

因为蔡嬷嬷作为方三娘的心腹,从方三娘做姑娘的时候就帮方三娘做了无数恶事,从推原身下水时起,手上就罪恶累累,且基本上都是针对安然的,所以这会儿安然找她过去,她因为心虚,自然不敢过去。

但,不过去是不行的,因为安然在信上,提了两件事,让她不得不过去。

一是,安然能联系到已经成了太医院院正的神医,帮她儿子治病。

二是,她丈夫赌博,恒王妃表示能帮他治好。

蔡嬷嬷一直没有儿子,倒不是说她没生儿子,而是生了总是立不住,到三十多岁,又生了眼下这唯一的儿子,但最近又开始身体不好了起来,她很担心这个儿子也立不住,那样的话,她就没儿子了,到时要断子绝孙了。

这个时代的女人,似乎没有儿子就不行,所以她一直想找名医给自己孩子看看身体,要是以前的庆阳郡王府,可能还能找到厉害的名医,现在成了庆阳公府,地位低了,想找到名医就难了,且因得罪了新帝,想找到名医就更难了。

现在安然说,能替她找到治好了新帝顽疾的神医,帮她孩子治病,无论安然找她是为了什么,她也是要过来一趟的,为了孩子,她什么都能做。

儿子是一个心病,丈夫也是一个心病。

她丈夫一直赌博,她从方三娘那儿赚来的钱,都不够他赌的,家里儿子是那样一个情况,要攒钱治病,将来还要攒钱给他娶妻生子,这哪能赌博呢?

但无论她怎么说,丈夫就是不听,她管不住丈夫。

每次看着家里,丈夫赌博,儿子身体不好,她都觉得绝望,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努力,这个家也不像是个家,没有前途,一片灰暗。

现在,方安然说,既能治好她儿子的病,也能治好她丈夫赌博的毛病,蔡嬷嬷自然就来了,毕竟这两样,要真能治好,那她的家就有希望了。

安然看蔡嬷嬷如她所料地来了,且按她所说的,没有跟方三娘说这事,这样一来,方三娘并不知道她来找了自己,不会打草惊蛇,当下也不跟她废话,直接道:“崔嬷嬷向我投诚,说收买她,针对我的事,所以我早就盯上了,知道我原来落水,是方三娘指使派人在方二娘耳边煽风点火弄的,还有方四娘的表哥刘大少爷跑到我房间里来,想玷污我的清白,也是方三娘指使怂恿方四娘弄的,后来种种事端,我也不一一详述了,查明基本上都是方三娘指使弄的,诸如此类。反正的下场是不可能好了,现在我给两条路,一条路,顽抗到底,死不承认;另一条路,将真相说出来。”

“我是建议将真相说出来,虽然到时,因为做的坏事太多,可能不会有好下场,但,起码丈夫不会赌博了,儿子也能治好了。相反,要顽抗到底,按的情况,等死后,儿子没人管,估计不久也会死了,丈夫嘛继续赌博,下场也不会好,这样一来,那肯定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所以想想,准备怎么做。”

“要是愿意跟我合作,公布真相,我不但帮保住儿子,控住丈夫,将来还能帮把儿子从庆阳公府赎出来,让他成为自由身。他将来要是觉得作为自由民生活不易,也可卖身到他想卖身的地方,反正不会让他继续呆在庆阳公府,因为的事受连累,受欺负。”

17 04 21

【 .】,精彩免费!

们也吃啊。

听到陈姗姗的话,众人全都尴尬一笑,没有说话,而是偷偷撇向秦浩。

秦浩刚才说了,这是给陈姗姗吃的,不是给他们吃的。

此时,他们内心充满了懊悔。

刚才为什么要跟着李华嘲笑秦浩呢?

不然……现在说不定就能吃呢?

范云思也是咽了一把口水,望着陈姗姗,眼中充满了羡慕,以及……一丝妒忌。

“如果自己还跟秦浩在一起,只怕坐在那里的就是我了吧?”范云思不由得内心想道。

陈姗姗这时才想起秦浩刚才说的,于是,她抬头看着秦浩,甜甜一笑,道:“秦浩,让他们也吃吧。”

众人一听,全都嗖的望向秦浩,一脸的渴望。

秦浩撇了众人一眼,淡淡道:“罢了,们都是珊珊的朋友,既然珊珊都说了,们就吃吧。”

超暖心圣诞节少女的温馨写真

“真的?”

“太好了。”

众人激动无比,拿起筷子,就开吃。

就连李华也莫雪萍也是双眼放光,拿着筷子,就欲夹菜。

不过,这时,秦浩阻止了他们。

“李少家里是做房地产的,而且人脉广大,想来,经常吃这些菜吧?”秦浩看着两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所以,应该不用吃了吧?”

“还有,这位美女一直跟在李少屁股后面,只怕,也吃过不好少吃的了吧?”

李华手中的筷子微微一怔,抬头看着秦浩,脸色涨红无比。

他家虽然是做房地产的,但是他也没得吃过刘老板亲自做的菜啊。

更别说,现在这么一整桌了?

不过,既然秦浩都如此说了,他也不好厚着脸皮要吃。

而莫雪萍也是神情尴尬,把筷子放下。

两人望着众人,不停的咽着口水。

这可是刘老板亲自做的菜啊。

整个天海市,不知有多少达官贵人想吃都不行。

现在……却是一整桌啊!

范云思刚才手中的筷子也是微微一怔,不过见到秦浩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于是,她又开始吃了起来。

“秦浩,对不起,刚才是我们错了。”

“谢谢。”

众人一边吃着,一边望向秦浩,脸上带着愧疚之情。

秦浩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的问陈姗姗味道如何。

这一幕,让范云思内心五味杂陈。

很快,一整桌菜就被众人吃完了。

“哇,太好吃了。”

“玛德,老子也吃到芙蓉阁刘老板亲自做的菜了。”

“哈哈……我刚才拍照了,准备发朋友圈,嘚瑟一番。”

众人脸上都露出满足的神情。

而李华跟莫雪萍两人听着众人话,真的想转身就走人。

玛德。

不带这样气人的!

吃完之后,聚会就结束了,众人全都离开了。

而秦浩跟陈姗姗也走出了芙蓉阁。

“秦浩,怎么认识刘老板啊?”路上,陈姗姗好奇的问道。

秦浩笑了笑,道:“忘了?我可是医生。”

陈姗姗脸色一愣,问道:“是治好了他的病?”

“嗯。”秦浩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不远处,范云思望着秦浩的背影,很想走上去,不过……最后她还是没有上前。

“罢了,认识一个刘老板,并不代表什么,毕竟,刘老板并不能给他身份与背景。”

范云思喃喃自语,也转身离开了。

……

秦浩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只有吴姨一个人在。

“二小姐说学校有事,晚点回来,夫人去打麻将了。”吴姨解释道。

吴姨没有说林冰婉去哪,因为,林冰婉经常加班,很少有人知道她何时会回家。

秦浩点了点头,跟吴姨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准备上楼。

叮铃铃……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秦浩拿出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陌生电话。

“秦浩?”

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是谁?”秦浩脸色一愣,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是不是在找老婆呢?十分钟之内,来到西郊区的01号工厂,否则……啧啧啧……”

秦浩脸色一变,沉声道:“西郊区

,01号工厂是吗?别乱来,我马上去!”

“哈哈……”男子大笑了几声,直接挂掉了电话。

“吴姨,家里有车钥匙吗?”秦浩望着吴姨,快速说道。

吴姨从秦浩的脸色中也猜出可能小姐出事了,她急忙跑到鞋柜,拿了一串钥匙递给秦浩,焦急道:“这是二小姐的车。”

秦浩拿着钥匙,直接冲去车库,开着林若涵的一辆甲壳虫,呼啸而出。

……

西塘郊区,01号工厂。

这是一座废弃的工厂,此时,在一楼的一个大仓库里,有着微弱的灯火闪烁。

林冰婉脸色精致,肌肤白皙,气质冰冷,看起来就如一个女王般高贵。

然而,此时,她被反绑在一张椅子上。

在她面前,站着一个青年。

青年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

“陈哲,到底要干嘛?”

林冰婉望着青年,俏脸冰冷的道。

没错。

这个青年正是陈哲。

陈哲前两天被胡成抓了之后,就被直接拘留了。

今天一出来之后,他内心就暴怒无比。

于是,他觉得报复秦浩。

如果不是秦浩,他又怎么会被抓进去呢?

“想干嘛?”陈哲看着林冰婉,双眼火热,邪笑道:“冰婉啊,难道不知道,我喜欢很久了吗?今天,我终于如愿以偿,要得到了。”

林冰婉听到陈哲的话,娇躯一颤,精致的脸上充满了愤怒,怒道:“陈哲,疯了?”

“哈哈……”陈哲大笑连连,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道:“没错,我今天就是要发疯!”

说着,陈哲突然又停了下来,半饷之后,他才邪笑道:“不过……放心吧,我会等秦浩来,等他来了,我再当着他的面,把上了!”

想到秦浩,陈哲眼中就充满了阴毒。

一个上门女婿而已,竟然三番两次的让他吃瘪。

这让他觉得丢人无比。

同时,他内心充满了暴怒。

“秦浩?”林冰婉俏脸愣了一下,而后冷笑道:“觉得他会来吗?”

那么一个没用的窝囊废,怎么可能敢来?

“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让他十分钟到来,否则……就给收尸。”陈哲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冷笑道:“我也不信他不来!”

【作者题外话】:关于本书的更新,每天保底三更,不定期爆更,每天更新时间为:早上八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

17 04 21

【 .】,精彩免费!

帅吗?

秦浩听了江小蛮的话,摸了摸鼻子,笑道:“还行吧,帅的不是很明显,不过……很耐看。”

江小蛮闻言,一脸的激动,道:“果然宗师就是宗师啊,跟一般的小鲜肉不一样。”

随后,她又望着秦浩,期待的道:“那有这位少年宗师的照片吗?”

江小蛮说完,其他人员也是满脸期待的看向秦浩。

他们也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少年宗师长什么样的。

是不是有什么三头六臂呢?

秦浩摇了摇头,道:“照片?没有。”

“哦。”

江小蛮听了之后,脸上露出失望之情。

其他人员也是一脸的惋惜之情。

短发学生妹水手服裙摆飘飘

这时,秦浩笑了笑,道:“不过……们可以看到他啊。”

嗯?

秦浩这话一出,众人全都一脸的错愕。

这是什么意思?

秦浩看了众人一眼,淡淡道:“因为……我就是那位少年宗师啊。”

什么?

秦浩刚说完,众人就全都一脸的错愕。

他是少年宗师?

砰!

陆锐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他站了起来,满脸阴沉的看着秦浩,道:“秦浩,说话注意点,竟然敢调侃宗师?难道不知道宗师不可辱吗?”

此时,他内心暴怒无比。

自从知道天海市出了一个少年宗师之后,他就以他为偶像,以此激励自己。

没想到,秦浩这小子,竟然敢调侃他的偶像少年宗师?

真是可恶!

秦浩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没骗,我真是那位少年宗师。”

砰!

陆锐逸又是砰的一掌拍在桌子上。

桌子上立马出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眼皮一跳。

看来陆少这是要动怒了啊。

陆锐逸一脸阴沉的看着秦浩,道:“小子,看在小蛮的面子上,我不跟计较,如果下次,还敢调侃少年宗师,我一定不放过。”

说完,陆锐逸转身就走了。

众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全都张了张嘴。

看来陆少对那位少年宗师真的很是崇拜啊。

不过想想也是,少年宗师啊,哪位练武之人不崇拜?

随后,他们看向秦浩,全都脸色不善。

这家伙,竟然敢调侃少年宗师?

真是可恶!

江小蛮望着秦浩,也是一脸的怒气,道:“秦浩,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胡说八道?”

此时,她内心充满了暴怒。

这家伙,竟然乱说话,现在把锐逸哥哥都给气走了。

而且竟然敢调侃少年宗师?

真是气人啊!

秦浩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有胡说八道,我真是气境宗师。”

“呵呵……”

其他人员全都一脸的不屑。

妮妮看向江小蛮,道:“小蛮,这远方亲戚真是爱吹牛啊,该不会是从乡下来的吧?”

秦浩眉头微蹙,道:“乡下怎么了?”

妮妮看着秦浩,脸上带着讥讽,道:“乡下人到了城里后,太过自卑,所以就爱吹牛,争面子呗。”

秦浩闻言,眼神瞬间阴冷了下来,道:“再说一遍?”

“!”妮妮脸色一怒,正想反驳。

但是,不知为何,看到秦浩那冰冷的眼神,她浑身打了个冷颤。

最后,她轻哼一句,道:“哼,小蛮,这远方亲戚太可恶了。”

说着,她看向其他几人,道:“陆少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其他几人点了点头,不善的看秦浩一眼,随即起身走了。

几人离开之后,江小蛮满脸怒气的看着秦浩,道:“秦浩,果然真是爱吹牛,就不害臊吗?”

江小蛮没想到,秦浩今天在家里说自己是气境宗师就算了。

出来到这里了,竟然敢说他是传闻中的天海少年宗师。

真是脸皮够厚的。

江小蛮望着秦浩,恼怒道:“哼!我要回去跟我舅舅说,让他跟顾先生说,把换了。”

秦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如果不是为了还顾泽的人情,他才不会来做什么保镖呢。

见到秦浩不说话,江小蛮内心气恼无比。

她瞪了秦浩一眼,随即也起身走了。

秦浩

见状,淡淡一笑,跟了出去。

就这样,一路上,江小蛮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时不时不满的看向秦浩。

秦浩双手枕于脑后,一脸的悠哉。

江小蛮见到他没有任何一点愧疚的神情,更是恼怒。

回到别墅之后,秦浩悠哉的坐在沙发上,江小蛮则一脸不满的道:“蓉姨,我饿了。”

“额……”蓉姨脸色一愣,不解道:“不是跟秦少爷出去吃了吗?”

江小蛮满的恼怒,道:“被他搅黄了。”

顿了顿,江小蛮又继续道:“还有,他不是什么秦少爷。”

蓉姨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来到厨房,开始做饭。

没多久,蓉姨就做好饭了。

饭桌上,江小蛮很是不满的看着秦浩。

秦浩一脸的无所谓,悠哉的吃着饭。

吃完饭之后,秦浩就回房。

而这时,林若涵发来了微信视频邀请。

秦浩接通后,只见视频里,林若涵穿着一件吊带睡衣,露出一双雪白的玉腿。

林若涵看到秦浩,甜甜一笑,道:“姐夫,到中海了吗?感觉怎么样?”

秦浩笑了笑,道:“还行吧。”

林若涵眼珠子一转,笑道:“姐夫,保护的那女子怎么样?长得漂亮吗?”

秦浩淡淡一笑,道:“没漂亮。”

林若涵闻言,俏脸上闪过一抹羞红,娇羞道:“姐夫,就爱说实话。”

秦浩一阵无语。

这小妮子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夸自己呢?

林若涵嘻嘻一笑,道:“对了,姐夫,我姐姐说想了。”

“死丫头,说什么呢?”

林若涵刚说完,旁边就一道娇怒声传来。

随后,视频画面一阵晃动,然后就关了。

额……

秦浩满脑子黑线,摇头一笑,随即洗澡睡觉了。

……

次日。

秦浩坐着江小蛮的车,来到了中海大学。

望着那校门口,秦浩一阵感慨。

没想到自己此生,竟然还有机会回大学读书。

江小蛮看了秦浩一眼,淡淡道:“走吧,带去见我们班主任。”

这小妮子,还在为昨晚之事而耿耿于怀呢。

秦浩摇头一笑,跟着江小蛮走进校园。

大学虽然不像高中那么多规矩,不过,每一班还是有着班主任的。

江小蛮带着秦浩,直接来到了她们班主任的办公室。

然而,两人发现,办公室里竟然没有人。

江小蛮一脸不耐烦的道:“在这等老师吧,我走了。”

说完,江小蛮转身就走了。

秦浩就这样等着。

然而,等了好几分钟,秦浩都没看到有人回来。

他眉头微蹙,随即起身出门了。

他要去上个厕所。

秦浩出门,拐了几个弯之后,终于找到了厕所。

秦浩来到一个小隔间,直接打开门。

他正想拉开拉链。

下一刻,他浑身一震。

厕所里有人。

而且……还是一个女子。

17 04 21

【 .】,精彩免费!

的游艇?

秦浩听到这道惊讶声,抬头一看,只见韦淑凤正从楼上走下来。

她来到秦浩面前,脸上带着惊讶,道:“秦浩,刚才说什么?在亚龙湾有游艇?”

秦浩点了点头,道:“没错,皇家一号游艇就是我的。”

“噗嗤!”

韦淑凤听到秦浩的话,直接笑了出声,道:“秦浩,过了这么久了,还敢说皇家一号是的?”

以前,秦浩说过皇家一号是他的。

当时就被她嘲笑了一番。

没想到……现在还敢说这话?

秦浩撇了她一眼,淡淡道:“皇家一号是我的,有毛病吗?”

“呵呵……”韦淑凤不屑的笑了出声,道:“我还说白-宫是我的呢。”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皇家一号可是亚龙湾最豪华的游艇。

没有之一!

这个软饭王,竟然敢说是他的?

真是搞笑。

韦淑凤看着秦浩,冷笑道:“还不会说,又是别人送给的吧?”

秦浩点了点头,道:“没错。”

皇家一号当初是陈五爷想讨好他,然后送给他的。

那时候,秦浩还带二组的成员上去玩了一趟。

也正是那时候,秦浩跟韦淑凤说皇家一号是他的。

当然,韦淑凤不相信。

“以为是谁啊?有人会送一艘私人豪华游艇给?”

韦淑凤坐在沙发上,双臂环胸,脸上带着不屑。

秦浩冷冷一笑,懒得理她。

林若涵则一脸的高兴,道:“姐夫,皇家一号游艇真是的?那我们这个周末就去亚龙湾玩好不好?”

对于秦浩的话,她是完全相信的。

秦浩笑了笑,道:“好。”

林若涵看向林冰婉,笑道:“姐,那我们就这样决定,坐游艇出海玩!”

林冰婉愣了一下,颔首轻点,道:“好。”

虽然她也觉得皇家一号游艇不太可能是秦浩的。

但是……不知为何,她又总感觉秦浩没有说谎。

林若涵见到林冰婉点头,又看向韦淑凤,问道:“妈,去吗?我们可是全家都去,连吴姨都去。”

韦淑凤迟疑了一下,不过,最后,她还是冷笑了一声,道:“们去了,到时候上不了游艇,我才不跟们去丢人呢。”

说完,她直接起身出门去了。

她要去打麻将了。

林若涵吐了吐舌头,道:“我就知道不去。”

秦浩则摇头一笑,道:“那行,周末我们就去亚龙湾。”

随后,秦浩吃了饭之后,然后就上楼回房了。

秦浩离开之后,林若涵就来到林冰婉身边,问道:“姐,有比基尼了吗?”

什么?

林冰婉听到林若涵的话,美眸瞪大到了极点,娇怒道:“死丫头,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林若涵笑了笑,道:“那有空要快点去买。”

林冰婉一脸的无语,道:“我为什么要买啊?”

林若涵嘻嘻一笑,道:“周末跟姐夫坐游艇出海玩,不穿个比基尼,躺在甲板上,喝着红酒,跟姐夫一起看海啊?”

林冰婉闻言,俏脸瞬间通红。

她瞪了林若涵一眼,娇怒道:“我才不能跟癫呢。”

她性格清冷,而且比较保守,怎么可能穿比基尼呢?

而且……而且还是跟秦浩这么一个大男人出去玩的时候穿。

随即,她起身,直接上楼了。

林若涵看着她的背景,叹息道:“算了,我帮买一套吧,至于合不合身,就由……姐夫说了算吧。”

……

另一边。

秦浩回房之后,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他现在只想尽快突破到天玄决第三层。

否则……他总感觉有点力不从心,有点紧迫感。

而此时,天海市一栋豪华的别墅里。

庞光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前面的农成兴,惊呼道:“说什么?方立没跟秦浩起冲突?”

农成兴点了点头,道:“没错,方立带人去了燕云山,然后完好无伤的走了。”

“这……”庞光一脸的惊愕,道:“这不可能啊。”

农成兴沉吟了一会儿,道:“方立现在已经去酒吧玩了,听他跟人吹牛说,他们形意门要秦浩拿出十枚培元丹,作为赔罪礼。”

培元丹?

庞光听到农成兴的话,脸色一愣。

他们调查过秦浩,所以……当然知道培元丹是什么。

据说,这可是极品丹药啊。

“秦浩答应了?”庞光问道。

农成兴摇了摇头,道:“没有。”

庞光冷笑了一声,道:“我知道,秦浩的性子,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顿了顿,他又好奇的问道:“那么……方立就这么算了?”

农成兴抿了抿嘴,道:“秦浩没有答应拿出十枚培元丹,不过……他最后还是赔了一枚,所以方立就带人走了。”

什么?

庞光听到农成兴的话,脸色微微一怔。

秦浩赔了一枚?

随后,他一脸的鄙夷,道:“我还以为秦浩能有多牛掰呢,现在还不是一样低头了?”

说着,庞光摇了摇头,不屑一笑。

“不过……形意门跟秦浩就这么和解了,还真是可惜啊。”

庞光脸上带着惋惜之情。

随后,他叹了一声,道:“现在……只有看看陈泰佑了。”

“嗯?”农成兴闻言,脸色一愣,道:“难道陈泰佑还要对秦浩出手?”

庞光抿了一口红酒,笑道:“没错,我得到消息,陈泰佑还一直在寻找机会,想干掉秦浩。”

农成兴神情一怔,随即笑道:“他不仅不退出天海市场,还想着报复秦浩,看来……仁安集团跟秦浩之间的事没有结束啊。”

庞光点了点头,道:“没错,只是……不知陈泰佑能不能找到机会。”

……

南悦花园。

陈泰佑也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一个高脚杯,正轻轻的晃着。

而他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的心情十分的好。

没多久,甘开元走了进来,一脸的恭敬,道:“少爷,您找我有事?”

陈泰佑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们对付秦浩的机会……来了。”

“机会来了?”甘开元听到陈泰佑这话,脸色一愣,问道:“什么机会?”

陈泰佑轻珉了一口红酒,道:“知道这两天,我一直派人盯着谁吗?”

“谁?”甘开元好奇的问道。

陈泰佑淡淡一笑,道:“韦淑凤!”

16 04 21

然后就见唐二夫人一脸为他不值的模样,道:“这钱给的也太多了,要知道,大嫂就二侄子一个男丁,要是大嫂这钱没给五姑娘,她这从私房中拿的四万两,将来就是你们小夫妻的了,她这相当于将你们的钱送人了啊,有点过分了。”

唐二夫人这样生气,可不是假的,当然了,她不是为萧月生气,而是为自己家生气。

不怪唐二夫人生气,因为大房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从公中拿了个十万两给唐安然,然后又拿了十万两给唐知贤,现在又拿五万两给唐五姑娘,一下子大房就从中捞走了二十五万两,这让她能不生气吗?

要知道唐大夫人非常过分,明明是从公中拿的,她非说是从他们大房拿的,尤其是拿给唐五姑娘的嫁妆,她甚至说是从她私房拿的,让她想让儿子娶老婆,也让唐大夫人从公中拿十万两给自己儿子,都办不到,因为人家根本不承认,她是从公中拿的。

一想到唐安然和唐知贤娶妻花了十万两,轮到她儿子,公中只准备出一万,其他的让她自己拿,她就气的想打人,所以这会儿看连个赔钱货唐五姑娘,唐大夫人都给她五万两嫁妆,比自己儿子这样堂堂唐家男丁结婚给的钱还多,唐二夫人能不生气吗?自是跑过来挑拨离间,想让大房不宁了。

可惜被她寄予厚望的萧月,听了她这挑拨,一脸不以为然地道:“这有什么,母亲给我的,比给五妹的还要多呢。”

唐二夫人听她这样说,暗道这姑娘好蠢,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知道争取,于是当下便笑道:“那哪能比,二少爷是大嫂唯一亲生的男丁,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的,而五姑娘是要嫁出去的人,凭什么带走那么多该属于你们小夫妻的东西?我这也是为你感到心疼啊。”

萧月皱眉道:“二婶慎言,太太想怎么处置她的私房,是她的事,我有什么权力置喙?”

唐二夫人看萧月似乎生气了,暗道看来是挑拨不成了,于是当下便笑了笑,道:“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没别的意思,既然侄媳妇能这样想,那自然是好的。”

表面上夸萧月好,心里则在鄙视她是个傻冒。

等晚间安然从翰林院回来,萧月便将唐二夫人说的这话,跟安然说了。

这种简单的挑拨,安然在其他任务世界,那是听过的,所以自是一眼就看出唐二夫人想干什么,于是当下便跟萧月道:“你的反应是对的,别管她废什么话,我娘的钱,她想给谁就给谁,我本来也没想过靠她给,咱们年纪轻轻,又能干,不需要靠谁给,咱们自己就能挣来万贯家财,只有不行的人,才惦记着别人碗里那点东西。”

若隐若现的魅力

萧月听着安然的话,觉得自己是真的越来越欣赏唐安然了,也只有唐安然,才这么自信大气,要换了别人,估计看着那四万两银子,要垂涎三尺,怎么也舍不得了,于是当下不由点头道:“我们自己能挣下一份家业,反正府里这么多财产,不也是祖宗们挣下来的么?既然他们能挣下偌大一份家业,我们当然也可以。”

安然点头道:“就是这样。”

就像萧月想的那样,不是所有人都像安然这样自信大气的,好比原身的两个姐姐,就不是这样想的——她们对唐大夫人给唐五姑娘那么多嫁妆,当年却没给自己那么多嫁妆,那是很有意见的。

原来,唐二夫人不但在萧月跟前挑拨离间,还跑到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跟前挑拨离间。

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都是唐大夫人的亲生闺女。

那些庶女她就算了,要挑拨的话,人家就算恨唐大夫人,估计唐大夫人也不会放在心上,但这亲生的闺女要因此恨上了唐大夫人,估计会让唐大夫人难过的,所以唐二夫人自是找上了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

前面说过,在原身世界,原身出了事,除了唐知贤和唐大夫人为原身奔走外,其他人根本没帮过原身,当然这其中也是有区分的,有些人顶多明哲保身,又或者不能帮到原身,顶多说些言语上的关心,这些人,安然觉得可以理解,毕竟害怕为原身出头会出事这没什么错,能有言语关心就相当不错了,好比唐五姑娘就是这样,好歹还去牢里看了下原身,所以这次为她挑亲事,安然才会帮她掌掌眼;但有些人就恶心了,明哲保身还不够,为了摘清自己,还落井下石,像蔡姨娘、唐二夫人等,就是这样的人。

而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虽为原身亲姐,但生怕被原身连累到了她们,也选择了落井下石,一看唐大老爷说要将原身除族,跟蔡姨娘等人一样积极同意。

这样的人,就别指望她们人品有多好了,所以这会儿唐二夫人一挑拨,她们自然也就上了当,开始对唐大夫人给唐五姑娘那么多嫁妆表示不满。

其实当初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嫁人时,嫁妆不多也很正常,因为那时候家里可没两个前途似锦的年轻人,所以唐家虽是大家族,但求娶的人就像以前给唐五姑娘提亲的人一样,条件一般般的,给的聘礼也就一般般,再加上当年唐大夫人刚接过管家权不久,手上没多少钱,所以陪嫁的嫁妆也就给不出太多的,自是两个女婿家给了多少聘礼,她就给了多少嫁妆,并未超出两个女婿家给的聘礼数。

其实这次唐大夫人之所以给的嫁妆多,是因为唐五姑娘夫家给的聘礼多,她要还按当年给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的标准给嫁妆,就有点太少了,不合适,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当年给的嫁妆少,也怪大女婿二女婿家给的聘礼少,要不然要像五女婿家给的这样多,她就是没多少钱,也要尽量想办法多给点,免得给的太少了丢人的。

因为对唐大夫人的做法感到不满,这天唐大姑娘和唐二姑娘便约好一起回家,跟唐大夫人谈这个事,她们的意思是,想让唐大夫人也给她们四万两私房补贴,要不然,不给一样多,她们就不走。

16 04 21

【 .】,精彩免费!

陈泰佑本来见到秦浩一脚把傅老踢废,他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但是,此时,他看到一下子有十几个气境宗师为他们陈家出头,他脸上又带上了笑容。

是啊,秦浩虽然厉害,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人。

而且他还跑来永州,跑来他们的地盘,这就不一样了。

他们陈家虽然不是武道家族,没什么武道高手,但是他们有钱啊,而且他们还有资源。

这不,把灵火丹拿出来,立马就有人帮他们出头了。

“这灵火丹是什么啊?为什么陈老爷子一说出来,就有这么多宗师站出来?”

“可能是什么极品丹药,对气境宗师都有帮助吧。”

“十几个气境宗师一起出手,秦浩恐怕要悲剧了。”

“也不一定,秦浩刚才可是一脚就踢飞了同样是气境大圆满的傅老。”

“没错,我感觉秦浩不是表面的这么简单。”

清纯美女头戴花环噘嘴俏皮美图

众人看到场中央那十几个气境宗师,也是全都脸色一惊。

不少人觉得秦浩要悲剧了,不可能打得赢那么多气境宗师。

不过,也有不少的人则觉得秦浩刚才并没有出全力。

陈家的众人也是阴冷的看着秦浩。

小子,一个人就敢来这里撒野?

真以为我们陈家在永州是吃素的?

陈泰佑看着秦浩,冷笑道:“秦浩,打得过十几个宗师吗?”

秦浩淡淡一笑,道:“人多就有用?那印国岂不是要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了?”

说着,秦浩看了一眼十几个宗师,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不屑之情。

“小子,说什么?”

“秦先生,说话未免太过猖狂了吧?”

“没错,秦先生,武道是很惊人,但是……也不是不败的。”

“对,秦先生,如果识趣的话,现在离去,我们也不会对动手的。”

十几个气境宗师听到秦浩的话,全都脸色一沉。

他们之所以会站出来,除了灵火丹的诱惑之外,其实就是都跟陈家关系不错。

但是,他们没想到秦浩既然如此轻视他们。

四周的众人也是一脸的惊愕。

他们没想到秦浩面对十几个气境宗师,竟然也如此的自信。

特别那两个气境大圆满的宗师,更是满脸的暴怒。

其中一个看着秦浩,冷笑道:“秦先生,打得过我们十几个气境宗师?”

他姓余,十年前就突破到气境宗师了。

但是一直都没能精进。

所以,陈德顺说会送三枚灵火丹,他就站了出来。

因为这灵火丹可不是仁安集团市面上的保健品,而是真正的丹药,而且不会轻易拿出来。

秦浩撇了他一眼,淡淡道:“十几个宗师?又不是没杀过。”

嗯?

秦浩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脸色一愣。

那十几个气境宗师也是眉头微蹙。

秦浩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泰佑也是愣了一下,随即一脸的鄙夷,道:“秦浩,能不吹牛吗?”

秦浩能一下子杀十几个宗师?

这可能吗?

四周的人也觉得秦浩这话有点装逼了。

气境宗师,那可是武道巅峰的存在。

平时想杀死一个都很难了,更别说一下子十几个了。

“呵呵……”这时,一道不屑的声音传来。

只见曹虎走了出来,看着十几个宗师,冷笑道:“我劝们想对秦爷动手之前,先了解一下秦爷在楚州干了什么。”

楚州?

十几人听到曹虎的话,脸色微微一愣。

难道秦浩在楚州又干了什么大事不成?

四周的众人也是满脸的不解,疑惑的看着曹虎。

随即,立马就有人拿出手机打电话。

他要问问楚州那边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卧槽!没说错吧?”

打电话的这个姓李,是一家企业的老总,身价十数亿,而且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此时听完电话之后,也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话。

“李总,怎么了?”

其中一个气境宗师看向他,好奇的问道。

其他的十几个宗师脸上也是带着不解之情。

特别是余宗师,更是眉头微蹙。

以李总的身份,怎么会爆粗口呢?

李总拿着手机,看向秦浩,脸上充满了震惊之情,道:“秦……秦先生

不久前去了一趟楚州,把楚州的势力格局都改变了。”

什么?

众人听到李总这话,全都脸色一愣。

李总这话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啊?”有人问道。

李总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努力平静内心的情绪,道:“秦先生把楚州的南宫家,杀得……无宗师了。”

什么?

杀得南宫家……无宗师?

众人闻言,全都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特别一些知道南宫家的人,更是浑身一震,满脸的惊愕。

南宫家可是楚州的第一大家族,据说明里暗里加起来有十数位气境宗师。

秦浩却把南宫家杀到无宗师了?

那岂不是说……秦浩一下子杀了十几个宗师?

这怎么可能?

陈泰佑等人也是怔怔的看着秦浩,一脸的不敢置信。

秦浩这么恐怖?

这不科学啊!

突然,有人似乎想到什么,问道:“那南宫老爷子呢?”

其他人也是紧紧的盯着李总。

南宫老爷子可是气境大圆满的宗师,而且多年前就开始尝试踏出那一步了。

秦浩把南宫家闹成那样,他不可能袖手旁观的才对。

李总抿了抿嘴,沉声道:“南宫老爷子……被秦先生……踩死了。”

什么?

李总的话就如一颗惊雷般,在众人耳边里炸响。

“我靠!不是吧?南宫老爷子都死了?”

“这……据我所知,南宫老爷子可是触摸到武圣那层膜的人了,竟然还打不过秦浩?这怎么可能?”

“这……秦先生真是恐怖啊。”

“难道……秦先生是武圣?”

众人看向秦浩,全都一脸的惊愕。

甚至有人怀疑秦浩是武圣修为了。

陈泰佑也是张了张嘴,怔怔的看着秦浩,半天说不出话来。

孙涛和于美晶两人更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秦浩一人就改变了把楚州的第一大家族给打趴下了?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十几个气境宗师则是全都脸色骤变,看向秦浩,一脸的不敢置信。

连南宫老爷子都败给了秦浩?

这怎么可能!

秦浩到底是什么修为啊?

而这时,秦浩缓缓转身看着他们。

特别是……目光停留在余宗师身上。

16 04 21

原来,何老夫人的私房实在是太多了,足有八、九万两——比原身所在的世界多多了,毕竟在原身所在的世界里,何老夫人五十多岁时就身体不好倒下了,最后是原身管的家,而当时何老夫人手上只有四五万两的财产——财帛动人心啊,要光是银子倒也好分,反正三家均分就是了,但关键是,这些都不是真金白银,而大多是以铺子、田地、宅子等形式存在的,于是为了争哪个铺子值多少钱,哪个宅子值多少钱,几兄弟可是吵翻了天,主要方式都是,将分给自己的东西的价值往少了说,好占有更多的东西。

因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于是为了八、九万两银子,三家足足扯了有一个月的皮——其实主要是三房在扯,大房和五房都没怎么扯,何三夫人就指望着用何老夫人的钱过上好日子呢,也知道这是一次****,所以自是想争取更多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最后终于是扯好了,这让安然不由松了口气,要知道,她真是不耐烦跟何三夫人扯这些破事。

而因为嫡出的三房五房,老太太在时都有买宅子的,所以分家时,他们有住的地方,自然就搬出了伯爵府。

等他们搬走了后,安然便以三房五房等正支都搬出了伯爵府,四六七三个庶支也不好继续住在伯爵府里为由,让他们也搬走。

不是安然不理解何老夫人让他们住在府里的用意,而是安然担心,继续住下去,时间久了,会给这三房的人错觉,以为住在伯爵府里是理所当然的事,等以后府里人多了,让他们必须搬的时候,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的地方,就是不搬,可就要麻烦了。

这可不是安然多余的担心,而是有可能发生的,事实上现实中就曾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一些无赖租房东的房子住,最后住着不走了,让房东没办法,又因其来自一些不可说团体,报警,警察也不敢管,可是把房东折腾惨了。

安然的理由十分站得住脚,毕竟么,嫡支都走了,你庶支凭什么还不走,继续占大房的便宜呢,但四六七房是真的不想走,因为之前府里包他们吃住,他们都没钱买宅子,在何老太爷过世后的这一两年,他们还要自己负责吃喝,需要花钱,那钱就更攒不下来了,既然攒不下来钱,自然也就没钱买宅子了,这样一来,安然让他们搬出伯爵府,他们没搬的地方,自然就不想走了,当下在何四夫人的带领下,一个两个的都跑过来,请求安然宽容,让他们继续住在府中。

何四夫人说到动情处,那是一直抹眼泪,道:“大嫂,让我们住下吧,你是个慈悲心肠的,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三家,一百多号人,露宿街头吧?”

——不错,经过安然进入任务世界这二三十年的发展,何家一直保持着繁衍给力的状态,原本就人多的何家,枝叶更加茂盛,事实上,在何老太爷过世后分家时,七房不算下人,不算姬妾,单是正经主子,就有两三百号人,其中四个庶出房头有一百多号人,要不是这些年托广昌王府的福,要不然早过不下去了。

不过在何老太爷过世前,其实何家的财政又开始处于崩溃状态了,毕竟人太多了,不算下人,不算姬妾,单是这些主子,一人一年花一百两,也要两三万两银子才支撑得了,但是,再怎么托广昌王府的福,收入增多了,也不可能增那么多,所以财政可不是快崩溃了。

等何老太爷仙逝了,分家了,走了四房人,只剩大房三房五房,才好一点。

萝莉夏美酱学生制服娇羞图片

何四夫人企图用语言陷阱朝安然施压,因为安然一旦不同意她的要求,很有可能就会被她扣上没有一点慈悲心肠,为人冷酷的帽子。

但安然不可能因为他们没地方住,就同意他们的请求,因为她不能给孩子们留下祸根,让他们成为尾大不掉的存在。

再说了,她根本不怕别人说她没有慈悲心肠,所以何四夫人想用这个压她,显然是不行的。

于是当下安然便道:“嫡出的三房五房我都让他们走了,怎么还让你们三家庶出的留下来,那我怎么跟三房五房交代,所以让你们住下是不可能的,要是觉得京中过不下去,可以去京郊买点宅子,那边的宅子便宜,一百多两就能买到一套,要是你们愿意,我可以一家友情赞助二百两;要是不愿意,想赖在这儿不走,那是不可能的,我会派人强行帮你们搬家,那样的话,连这二百两你们都得不到,所以你们看着办吧,要是你们因为我没让你们住下,就在外面造谣中伤我,也请随意,说老实话,我对这些中伤还真无所谓。”

因为又过了十几年,她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原身的目标,有二十万两银子了,有这么多私房,花个六百两,买个清静,她还是愿意的。

其实六房七房还好一点,何四夫人她真没同情的兴趣,据她所知,当年她管家那么长时间,是捞到了好几千两银子的,她当时要像何二夫人那样有远见,知道置田买地,这会儿早有钱买宅子,不会喝西北风了。

所以这样给她钱,她都过不好日子的人,她怎么可能同情。

说起来那些钱,还算大家伙儿的钱呢,毕竟是她从公中捞的嘛。

哦,家给你赞助了几千两银子,这会儿还好意思哭穷,哭给谁看呐。

她当初还没谁赞助银子,还是靠自己才攒到这么多银子的呢。

当下何四夫人等人听了安然强硬的话,不由傻眼,因安然表示不怕她们中伤,让她们想用这个威胁她都办不到,再加上安然说完,就不想搭理她们,直接走人了,让她们就是想继续纠缠,都找不到对象了。

而安然是说到做到的,为防这些人一拖再拖,安然下达了搬家的具体时间,跟她们说,三天内必须做出决定,要是愿意搬,她就给钱,让她们在郊外找地去,以后还能当亲戚来往;要是不愿意搬,强行搬家,钱没有,以后也甭想再跟伯爵府来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