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04 21

   就在安然适应司簿司工作、她们小小宿舍风起云涌的时候,崔兰兰那边参选也进入了尾声,就像安然想的那样,崔兰兰成功进了宫。

   据安然看到的资料,崔兰兰进宫后被封为了采女——本朝末位妃嫔的封号。

   这也很正常,这个老皇帝,每三年搞一次选秀,每次差不多都会弄五十位美人进宫,就是有再多的妃嫔位置,也要被他用光了,所以刚进宫的,都会封采女宝林这种在本朝没设置定额的妃嫔封号。

   虽然崔兰兰成功进了宫,但因安然不能随便到处跑,所以并没联系她,只等有机会再去看看她。

   之后安然认真工作,不时还将来司簿司调看宫册的宫女或女官照了相,填充了资料库。

   有系统帮助,她现在已经认识很多人了。

   这天送走一位前来调阅的女官后,吴女史惊讶地道:“你记忆力真不错,我发现很多人,你只见过一次,你就记得了,不像我,有时见了两三次,还记不得。”

   安然暗道,没修炼灵力,提高记忆的她,哪有这样的记忆力啊,都是系统帮忙啊。

   不过别人不知道她有系统帮忙啊,在外人眼里,她就是个记忆超好,见过一次就能记得别人的人,所以安然也不能否认,否认的话,别人要说她假谦虚了,于是便笑道:“我也就是记忆力还行了。”

   吴女史笑道:“你做事也是挺认真的。”

   这明显就是对她很满意的意思了。

   虽然吴女史对她很满意,但她也不敢掉以轻心,从此骄傲起来,因为一个人从满意到不满意,也是很容易的。

   就是一个小女孩

   不过,因吴女史现在对安然挺满意的,所以安然的工作环境还不错。

   相反,因为蔡女史对王青青很有意见,所以便经常找王青青的茬,弄的王青青苦不堪言,将一个刚进来时外向开朗的小姑娘,整的开始沉默寡言了起来,同时,安然看的出来,王青青对蔡女史的怨恨也在与日俱增着。

   安然看了这一幕,在蔡女史的档案中记了一笔这人的性格:睚眦必报。

   而且更重要的是,王青青要对蔡女史做了什么,她报复也就罢了,但当初王青青根本不是抱怨蔡女史,只是说工作辛苦罢了,就这样,就被这样对付,这样的人,显然不是可结交的人。

   而安然进宫一段时间后,也了解到宫女是可以拿腰牌出宫的,不过,需要尚宫局老大,也就是尚宫局尚宫批准。

   一般尚宫有事会让人出宫办,但,要不是尚宫有事让你出去做,而是你自己想出宫,申请出宫的话,普通宫女几乎没机会得到批准,因为尚宫局尚宫五品,搁现在相当于一市之长,你有事出去,让市长亲自开条,这根本不可能,宫里也是这样,普通宫女没机会让五品尚宫批条子。

   也就是说,没混到一定地位,她根本出不了宫。

   因暂时出不了宫,所以安然也就将出宫见家人的事暂搁一边了,好在根据原身记忆,家里暂时不会有什么事,她不用担心。

   随着时间进入五月,离六局一司评选时间越来越近,司簿司的气氛也渐渐紧张起来,六个女史,吴女史、蔡女史、宋女史、彭女史、韩女史等几人,不免暗中较劲,也有人活动频频,给上面的人送钱送东西,就想等上面的掌簿空了出来,就能升上去。

   而让安然感到可笑的是,蔡女史竟然频频向她示好,几次单独找她说话,在她面前数落吴女史的不是,企图挑拨她跟吴女史的关系,更有甚者,估计是想让安然成为她的眼线,甚至棋子,找机会给吴女史使绊子,让她出差错,被上面的女官责骂。

   吴女史自然也不是十十美的人,但安然却知道,蔡女史说的那些,大多是构陷吴女史的言词。

   而且,就算吴女史有种种不是,只要她对自己好,那就够了,她要信了蔡女史的话,跟吴女史对着干,那就傻了,毕竟那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况且安然已经知道,蔡女史就是一个小人,这样一个小人,她只想远着,根本不想搭理她。

   所以蔡女史的话,安然不信也就罢了,之后还尽量不一个人行动,免得被蔡女史找到了机会,又要拉着她说吴女史的不是,另外,安然也怕吴女史看自己经常跟蔡女史一起说话,明明不是她主动找蔡女史说的话,但吴女史不知道,或被有心人撺掇,还以为她跟蔡女史关系好,到时跟她生分了,就不好了。

   蔡女史察觉到了安然站队的坚定性,知道没法挑拨她跟吴女史的关系,不高兴了,便开始刁难起安然来。

   这也很正常,就蔡女史的性格,肯定是顺她者昌,逆她者亡啊,不跟她走一条道,她会打击报复也很正常。

   因都在司簿司做事,有时候有些事不免有交集,有时上司有事要蔡女史做,也会让她将手头的事移交给其他女史,这不,这天安然从蔡女史那边接了一个活儿,安然以前没做过,不免问蔡女史这个活儿怎么做。

   蔡女史倒也没直接拒绝教她,毕竟这是上司让她移交给吴女史那边的人做的,她不好好移交,吴女史往上司那儿一告,她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但,她只说了个大概,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她并没有说。

   安然要按照她说的去做,再将做的活上交,上司绝对要说她没办好事,做错了,到时要责怪她。

   蔡女史并不怕安然做错了,上司问起来,安然她们告状,说她没教好,她完可以说,这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太多了,安然不问,她哪能想起来,一一跟她说?

   但吴女史可不想安然出现纰漏,毕竟一来安然是她的人,出事了对她也不好;二来,安然从蔡女史那儿接过来的活是做账,账做好了,她的俸禄之类才能快点发下来,她也不想因为安然没做好,钱一时不能发啊,于是在听了蔡女史跟安然说的话后,便觉得不行,原因很简单,她以前还是宫女时,帮前任女史做过账,就是时间久了,有些细节忘了,但她还是听的出来,蔡女史说的明显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