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04 21

   暖暖的烛光下,小姑娘一双黑亮的眸子散发出熠熠的光彩,红润润的小嘴微微嘟着,仿佛像他发出难以抗拒的邀请。凌绝尘的喉结动了动,轻轻低下头,缓缓地朝着那诱人的樱唇靠近。

   要……接吻了吗?尘哥哥可是第一次主动亲她呢。以前,要么是她偷偷地亲过他,要么是飞快地啾一下就跑,两人还未正式地接过吻呢!顾夜的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毫不矜持地撅起小嘴巴迎上去。

   “姑娘,三公子说,好像看到一个白影,隐没在明珠阁中。国公大人担心您,跟三公子一块儿过来了。”美景的声音,从她卧室的门外传来。

   两人距离不到一厘米的唇,骤然分开。顾夜睁圆了大眼睛,戏谑地看着尘哥哥:好嘛!偷香窃玉被发现了吧?你不是自诩功夫卓佳,不会被逮住吗?

   凌绝尘微微蹙眉:“不可能,我确定自己进来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你三哥心眼子多,在镇国公府里,就像群虎中混入了一只狡猾的狐狸,令人防不胜防。我怀疑,那家伙是故意在诈你我呢!”

   顾夜想想,也对!她白天才向家人们坦白,自己就是那个隐形大药师的身份,时刻关注她的宁王,肯定会在今晚有所行动。不管尘哥哥到底来没来,恐怕爹爹和三哥都会走这一趟的。

   顾夜冲外面扬声道:“让爹和三哥在小花厅少坐一会儿,我换了衣服马上过去。”

   凌绝尘朝着外面做了个手势,一袭黑衣的隐魃,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隐魃讨好地朝着顾夜笑了笑:“恭喜姑娘成功晋升为史上最年轻的大药师……”

   “小魃子,好久不见,在忙什么呢?”顾夜冲他挥了挥手。

   隐魃做了个苦逼的表情:“被奴役被剥削的我,还能忙什么?自然是主子吩咐什么,就赴汤蹈火、力以赴呗!”

   凌绝尘懒得听他吐槽抱怨,把自己身上白色外衣剥下来,披在隐魃的身上,然后拎着他的后领,将他扔了出去。几乎下一秒,就听见镇国公暴怒的声音响起:“淫贼,不要跑!”

   被主子坑了一把的隐魃,一边施展轻功,一边把白衣往身上套,心中不忿地吐槽道:大晚上侵入人家闺女的香闺,竟然还明目张胆地穿着扎眼的白衣,被发现了,还把忠心的属下扔出去吸引火力。主子,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灰头发蕾丝萝莉少女妹妹粉嫩私房写真

   镇国公本来的确是来诈一诈的,没想到真把人给诈出来了。该死的宁王,竟然夜探闺女的香闺,太不要脸的!不要让老子逮住,否则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镇国公发愤地追,隐魃闷头跑。论轻功,隐魃甩镇国公不知多少里,可他肩负着把人引走的使命,自然不远不近地钓着这位主子的未来岳父大人喽!

   调虎离山之计,引走了镇国公,却还有只狡猾的狐狸,在等着凌绝尘呢!褚慕桐一个飞身,登上小妹绣楼的窗口,轻轻敲了敲玻璃:“小妹,你没事吧!”

   顾夜挑眉看着面前只穿中衣的宁王大人:您老人家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本姑娘的房中,这不是故意毁我名声吗?

   凌绝尘表情尤为无奈:想跟他的小姑娘独处,庆贺一下她大药会考核的成果,怎么就这么难呢?

   他一把将小姑娘拉过来,在她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下,人很快就消失在房中。顾夜上上下下地寻找,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门窗都关的好好的,人却不见了。尘哥哥难道学了东瀛的忍术,凭空消失了?

   她的玻璃窗响了一下,被人从外面打开,三哥的脑袋从外面探进来。顾夜此时正弯腰往床底下去找人呢……

   “小妹,你在找什么?”小妹的闺房,自然是不能随便进的。褚慕桐坐在窗台上,轻轻扇动着手中的折扇。

   顾夜直起腰来,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不是说有白影进了明珠阁吗?我在查看房间中有没有进坏人……”

   “就在刚才,一个白衣人从你院子里逃了出去。不过妹妹别怕,父亲已经追上去了!”褚慕桐的视线,在妹妹的闺房内来回地扫了两圈,停在梳妆台上的一把匕首上。

   “妹妹,大晚上的,你拿匕首出来做什么呀?”虽然有点距离,褚慕桐还是很确定那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匕首。

   顾夜丝毫不见慌张,淡定地耸耸肩道:“我习惯睡觉的时候,把匕首放在伸手可的地方。刚刚看到自己的指甲长了些,便用匕首修了修……”

   前面的理由,还勉强可以相信,后面那句话,也太瞎了吧?谁会用削铁如泥的匕首去修指甲,不怕把手指头给误切下来?可顾夜的表情太正经,眼神太真挚,让褚慕桐说不出吐槽的话。

   褚慕桐感觉自己的千般智谋,到了妹妹这儿,突然都失灵了似的,没有施展的余地。他清了清嗓子,柔声道:“天不早了,妹妹早点休息。别怕,有父亲和哥哥们保护你,你这把匕首不会有用武之地的。”

   顾夜用力地点点头,露出感动的表情:“有爹爹疼爱,有哥哥们保护,叶儿真是太幸福了!不过……这都快入冬了,三哥还拿着一把扇子摇啊摇的,不怕扇感冒了吗?”

   褚慕桐摇扇子的动作顿时一僵,他有些不自然地合拢扇子,敲了敲手心,笑道:“三哥长年练武,身子骨好着呢。这把扇子,不过是个装饰罢了……”

   顾夜认真地点点头,眼中突然凝注了小忐忑和小期待:“三哥,我有点害怕,不敢睡觉……”

   褚慕桐兄长力爆棚,许诺道:“妹妹不怕,三哥在呢!”

   “三哥等我睡着了再离开,好吗?”顾夜小跑着跳上床,把被子拉到自己下巴的位置,一双眸子在灯光下尤为闪亮。

   褚慕桐点点头,换了个舒服些的动作,头靠在了窗户边上,给她一个定心丸:“好!你放心睡吧。三哥会守着你的!”

   顾夜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不久后,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小小声地喊了句:“三哥,你还在吗?”

   “在的!睡吧,三哥在呢!”窗外的月光,在室内投下了一个修长的身影。那个影子,抬头望月,不时地摇了一下手中的扇子。褚慕桐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妹妹依赖的一天。虽然,夜凉如水,又吹起了小风,但是被需要的感觉,真心觉得不赖。

   室内,不时传来妹妹略带不安的声音。每到这时,褚慕桐总会用一种安定人心的声音,安抚妹妹的情绪。这一夜,妹妹睡得极不安稳。或许是幼年时候的遭遇,让她很没有安感吧?

   褚慕桐这一夜,一直守护在妹妹的窗外。哪怕屋内的小女孩,已经陷入熟睡,他依然没有离开。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他才黑着眼圈离去。

   他哪里知道,他那个妹子是不高兴他打断了她跟尘哥哥的好事,才故意折腾他的。什么害怕,什么没有安感,前世在变异兽的咆哮中也能睡死过去的她,怎么可能因害怕而睡不着觉?

   睡不着觉,就等于第二天没精神。精神不济,直接的下场就是丧生兽口。哪怕天上正往下下刀子,只要没插在她身上,她也能呼呼大睡。没办法,练出来了!

   顾夜折腾三哥到半夜,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洗漱的时候,听月圆说了,才知道三哥居然守了她整整一夜。今日,不逢休沐日,三哥还要去衙门当差……

   顾夜心中升起了一丝丝的内疚——她怎么能够利用家人真心的疼爱,去有意折腾他们呢?顾夜决定,等三哥下班回家,一定向他道歉!

   历时一个半月的药师考核,终于结束了。顾夜开始腾出手来,着手西郊药厂的建设。

   六哥和哥哥,在大药会结束后,就开始了苦逼的读书生涯。本来,褚慕杉是在别人的家私塾中借读的。顾茗来了后,镇国公在给他张罗书院的时候,也把小儿子拎出来一起扔了进去,美其名曰“两人一同读书,彼此有个照应”。

   因而,护送顾夜去西郊的任务,就落在了褚小四和褚小五这对双胞胎兄弟的头上。这两兄弟刚从书院结业,身上又没差事,家里最闲的就是他们了。

   顾夜兄妹三人来到西郊,远远就看到她买回来的庄子上,有不少人在忙碌着。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些泥瓦匠们,正热火朝天地建着厂房。

   庄子上原本的庄园并没有动,药厂建在了小山包下的一块空地上,原本那儿有几株大树,夏天的时候,庄户家的孩子们,喜欢在下面乘凉爬树。这块空地临着那片湖泊,引水比较方便。如果是顾夜自己选的话,也会选这块地方作为厂址的。

   “姑娘,两位公子,你们来了!”拿着图纸的周管家,看到三位小主子,带着笑容迎了上来,道,“工地上比较乱……小心脚下!”

   “这么快就开工了啊!”顾夜本打算大药会结束后,才开始药厂的建设的,没想到早有人已经替她安排了。有家人支持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