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04 21

虽然没过脑子,不过这边的确危险也是了,只是危险的对象他搞错了人罢了。

听风真人看青云宗没死心,还来下界找玄机门的麻烦,觉得这事要不处理了,以后玄机门麻烦会不断的。

于是当下看那为首之人叫人来,便没阻止,想着自己得帮师父师兄他们,将这事解决了,务必让他们不会有危险才是。

因为有为首之人求援,所以很快,上界又派了四个人过来。

八个人,还是仙人,他们想,这应该能收拾得了安然了,当下便朝安然他们走了来,准备朝安然动手。

八个人,听风真人怕安然身上的防御法宝扛不住多次攻击,于是便将安然拉到了身后,挡住了,然后问道:“你们一次次到下界来杀人,就不怕天道制裁吗?”

那为首之人看听风真人将安然拉到了身后,不由皱眉,道:“你是什么人?敢管我青云宗的事?”

又是青云宗,看来这个青云宗,应该是仙界很大一个门派了。

听风真人也不再跟他兜圈子了,当下便淡淡地道:“我来自神界,我想你们仙界的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地方,前几天的人也是我杀的,因为你们要杀的人,是我妻女,所以我自然要反击。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们,不要再来这个世界,要是再敢来这个世界,找这个世界修士的麻烦,别怪我去仙界,像你们收拾这个下界一样,收拾你们青云宗,上神之怒,不是你区区一个青云宗能扛得住的,到时灭门都是有可能的。我的话到此为止,你们要愿意,就赶紧回去,通知你们世界的仙人,不要再做这样的事;要是再在这儿逗留纠缠,我会马上出手,只留一个回去报信,其他全部杀了。”

不过听风真人的话,这些人显然没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吓唬人,当下那为首之人“哈哈”一笑,道:“真是胡吹大气!还敢冒充神界之人,也不怕人笑话!”

虽然这人一点修为都看不出来,有些古怪,不过这几人都有上界法宝了,那这人有遮掩修为的上界法宝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人并不为这事感到古怪。

听风真人看他不相信,也不再多费唇舌跟他们争辩,直接就将几人杀了,只留下一人,道:“好了,相信现在你能相信了,回去报信吧,我在这儿等你们给我的回信,要是不同意我的要求,我不介意去你们的世界走一趟,不过那样的话,青云宗还会不会存在,我就不知道了。”

冬季白雪恬静唯美的温暖妹子户外写真

那唯一幸存的人本来也以为听风真人是胡吹大气,现在看他一挥手,就将七名仙人杀了,这才相信是真的了,不由两股战战,好容易稳住了心,便赶紧消失了,显然是回去报信了。

一边的掌门师兄等人,看听风真人赶走了上界之人,不由松了口气。

先前听风真人说起自己的来历时,已是说过了,他回来的时候,正值上界之人想杀安然母女,上界之人,他们是对抗不了的,所以这时看他们又来了,便不由有些担心,怕他们不停地过来,他们会遇到麻烦。

现在看听风真人这样说,觉得上界的人应该不敢来了,所以能不松了口气吗?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空气又是一阵波动,这次来了个明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方自称青云宗宗主,在审视地打量了下听风真人后便缓缓道:“上神真是来自神界?”

他还是不太敢相信,也不想就此中止对这个世界的控制,要知道仙界当初划分势力范围,这个低等修真界,就是青云宗的范围,由青云宗控制,要是不能再来这个下界,那就相当于他们要损失一个小世界了,这要不是特殊原因,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的。

所以他自然要搞清楚状况,要是对方真来自上界,那他只能自认倒霉,毕竟不能拿鸡蛋跟石头磕,但要是对方没这个实力,只是身上有上界的法宝,因缘巧合下启动了法宝,拥有了对抗青云宗的实力,那他不能随随便便误断此事,就将这个世界控制权丢了。

毕竟法宝的话,指不定里面的能量用尽,他没有补充能量,然后这个下界的修士灵力也不够启动的,到时法宝就要失效了,他们也不用怕了。

听风真人淡淡地道:“你要不相信,可以等我去一趟你们的世界,就什么都知道了。”

那青云宗宗主眼珠子一转,微微笑道:“有一位上神莅临我们世界,那我们青云宗自然是欢迎的,要不,上神就去我们那边做做客?”

这宗主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是想判断一下,这人可有破开虚空的能力,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修士,是没这个能力的。

只要对方有这个能力,那最起码,也达到了他们的层次,再加上他手握上界法宝,他的确是要掂量一下,谨慎行事。

听风上神看出来了他的不信任,手痒痒想将这群人全杀了,反正能动手的事何必动嘴,但想着这人没打算对自己动手,这时候要杀了他,倒坏了自己的因果,于是便勉强忍了,当下便道:“既然你想我去,我可以去一趟,不过,就怕你破费,毕竟招待一位上神,总不能随便打发吧?”

青云宗宗主被他这话呛的一噎,半晌方道:“……那是当然。绝对会招待周到。”

他觉得这小子也许是在害怕,不敢去,所以这样说话,故意刁难自己,以为自己怕要上供东西,就会如他所愿,同意他不用去了,他不能上这个当,所以这时便这样说了。

听风真人点了点头,道:“那行,我就走一趟吧。”

人家非要送礼物给他,那他也只能却之不恭了。

虽然中等修真界的东西,对他来说,就像凡人间的东西,对修士们一样,可能没多少看的上的,但对对方来说,总是大损失,看着他们心疼,倒也能让他们不信任自己,非要自己去证明,引起的这股子怨气消除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