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04 21

安然要知道听风真人想的,肯定会不以为然,毕竟她做任务,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世界,在不少世界,日子都不好过,所以做这点小事算什么,也称不上多勤劳,毕竟她还曾在有些穷困潦倒的世界,劳累的腰都直不起来过呢,这才到哪儿啊。

况且,她现在人穷志短,她自然也想多采集点灵草,多卖点钱,好让自己不那么可怜,别在人家生日时,连个好一点的礼物都买不起。

——现在她跟听风真人在一起了,生日的时候自然更要买礼物了,所以安然这时便这样想着。

除了采集灵草,安然也关注着秘境里有没有可能发现不一样的东西。

之前在炼气期那个秘境里,发现了高等修真界的东西,安然便想着,看看这个秘境里,可也能发现什么。

虽然不太可能,但安然还是想碰碰运气。

不过她显然没原身那样的好运气。

也许这个秘境的确有高等修真界的东西,但她却没原身那样好的运气,所以根本没发现。

倒是,在秘境里发现了清平宗之前带头敌对她的某个女修。

那个女修,当时是所有找她麻烦的女修中,修为最高的,当时大概是筑基期三层,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会晋级到筑基期四层,达到中阶水平,过来闯筑基期中阶秘境,也很正常。

就是秘境那么多,她竟然能跟她在同一个秘境相遇,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孽缘。

那个女修看到安然,尤其是看到跟在安然身边的听风真人,不由脸色难看了起来。

大眼睛圆圆脸小美女唯美居家生活照

那白姓女修自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毕竟她才到筑基期中阶,一个人来筑基期中阶秘境,怎么打的过,所以是跟清平宗其他筑基期中阶修士一起来的。

也正因如此,看到安然一个刚到筑基期的人,因为有听风真人带着,就敢来这个秘境,心中那滋味,别提有多酸爽了;再加上还喜欢听风真人,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于是当下看师兄师姐们跟安然打招呼,便也上前,阴阳怪气地道:“君师妹真是好舒服啊,才筑基期初阶,就敢来这样好的秘境,要赚大发了吧?有人帮,就是不一样,哪像我们这些人,累死累活的,君师妹就好了,只要朝人笑两声,就有人帮你什么事都办妥了,搁在凡间,君师妹这样的,也算得上是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了吧?呵呵呵呵……”

这是鄙视安然不要脸,勾引听风真人。

安然自然是听出来了,懒得跟这种酸鸡对骂,只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淡淡地道:“是啊,有人照顾就是好啊,也祝白师姐早日找到一个。”

这样说着,却又故意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道:“哦对了,你可能找不到,毕竟你不像我,是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你没这资本,是吧。”

白女修听安然这样说,差点没气炸。

一般人要听她这样说了,肯定会生气,然后跟她对骂起来的,那样就要显的不好看了,让听风真人看到了,指不定会对君安然起负面印象。

结果,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安然会自承是狐狸精,然后竟然还暗示,她长的不好看,没资本找到像听风真人这样好的人,这让白女修听了,能不气炸了吗?毕竟明明她比君安然要好看多了,君安然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讽刺她没这资本?

于是当下便铁青着脸,冷笑道:“你说我没资本,你就有资本了?就你这长相,修真界一捞一大把!”

安然依然是不生气不动怒的模样,淡淡地道:“哦,既然你有资本,也能当祸国殃民的狐狸精,那你就不用羡慕我了,祝你早一天实现你的愿望,跟我一样吧。”

你不是内涵我这样是狐狸精么,那成,你要找不到跟听风真人一样的人,就是没本事;要是找得到,那你跟我一样,都是狐狸精,咱大姐别笑二姐。

因为有外人在,这话安然就没直接说出来了,但安然相信,白女修应该听的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毕竟千年的狐狸,谁不知道谁啊。

白女修的确听的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所以当下听了安然说的,就不免又想吐血了。

“你还真是牙尖嘴利呢!算了,我不跟你这种人计较,我倒要看看,你能靠男人得意几天,真人这么优秀,不知道多少女修喜欢他,你可要看紧了,别哪天真人不喜欢你了,看你怎么办!”

要说之前,白女修还是内涵的话,那现在,她就是撕破脸,直接骂了。

一边的清平宗门人看了,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有的不知道这里面的究竟,只想着白道友怎么跟君道友吵起来了。

但还是有人知道这里面的究竟的,好比那些女修,谁不知道白女修等女修,曾因听风真人跟君安然在一起的事,找过君安然的麻烦,最后还是掌门让大师兄过去压下来的呢?

现在看白女修追着君安然骂,便知道白女修这还是没放下过往的纷争,还想找君安然的麻烦。

只是……你以前找君安然的麻烦,是在宗门里,君安然没人罩着的时候,掌门虽帮了君安然,但也只是将你赶走了,没怎么着你,但现在人君安然有伴侣了,有人罩了,你再这样说,人家计较起来,只怕就不是掌门那样,轻拿轻放了。

这可不是他们空穴来风,当下几人看了下听风真人黑下来的脸,不由暗暗拉了白女修一把,让她不要再说了,免得听风真人不高兴,别灭了她。

白女修看着听风真人黑下来的脸,也不由有些气短,现在想来,她刚才真不该在听风真人面前,这样骂君安然,只是这贱、人,着实太可恨了,那样说她,让她忍不下这口气,所以才会脱口说出那样的话。

这样想着,让白女修不由更恨安然了,觉得这贱、人就是个坑,自己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她套路了,说出了那样自毁形象的话。

正想着,就听一边的听风真人淡淡地道:“我跟然然的事,就不劳这位道友操心了。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只要然然不会喜欢别人,那我也不会喜欢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