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04 21

“要是赔了本,我再去上班就是了,我现在年轻,又是好手好脚的,还怕找不到工作么?”安然道。

这倒也是真的,当下孙父就不再劝,只冷笑道:“我随你,等你吃了亏,你就知道了。”

孙母看孙父没反对,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安然看孙父孙母不多说了,便放下心来,她知道,不是他们不反对,而是准备等着看自己的笑话,等自己倒霉了,他们再骂自己不迟。

但,安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因为辞了职,安然第二天吃过饭便没出去,而是在家里开始看手机基金情况,还有了解金融资讯。

孙父孙母因安然说了,是在手机上买基金,所以看她一直捧着手机,也没骂她,起码暂时不会骂她,等她亏了钱,到时再骂不迟。

而安然辞了职,也有另一层好处——当下孙婶很快就从孙母这儿听说了这事,跑来问安然可是真有这么一回事。

安然点头道:“是啊,那工作工资太少了,做着没意思,我就不做了。”

孙婶听了脸色就有点不好看,道:“你不上班了,那以后结婚了怎么养家?你要没工作的话,方大志可能就看不上你了。”

孙婶可知道方大志为什么托她相安然,方大志这人,一个村子的,她还不了解么,这人就是个游手好闲的,表面上说是做生意的,其实就是个懒鬼,不想做事,借口是做生意,相中安然,就是看中对方吃苦耐劳的品质,想着以后结了婚,能赚钱养他,这要安然没了工作,没了收入,他还要她做什么?

既然知道方大志人这样不好,为什么还介绍给安然,好歹还是亲侄女,哪能这样坑亲侄女……这就说来话长了,长话短说就是,她看不惯安然她们家这几年越过越好,就盼着他们家出事,倒霉,所以才会给原身介绍那样的,就想将来看安然家的笑话呢。

Ruby眼睛闪闪迷人

听了孙婶的话,安然故意道:“怎么就看不上了,方老板是做生意的,应该有的是钱,以后我就靠他养好了。”

孙婶听了她这话,不由尴尬,要知道当时她介绍人的时候,的确是这样吹的,当下便讪讪地道:“我去问问他的想法吧。”

不两天,孙婶就过来回话,说是要是安然不去工作,方大志不打算见了,他说他瞧不起不工作、只想靠男人养的女人。

安然听了不由想笑,想着他自己都不工作,还好意思说别人,不过对自己辞职了,还能带来这样好的效果,不用她想办法推掉赴约,倒叫安然高兴,不过面上她不能显出来,免得让孙婶知道自己高兴这样的结果,到时别出了什么变数,只淡淡地道:“不行就不行吧。”

孙婶看她似乎不高兴的样子,便道:“然然呐,不是我说你,这人哪能不上班呢,你不上班,以后想找个条件好的男朋友可都要难了。”

安然道:“再说吧。”

孙婶看她不将自己说的放在心上,不由撇了撇嘴,心里鄙视地离开了,想着这孙家老大,是真不如老小,都是同一个父母生的,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一个那么优秀,一个那么差。

离开了安然这儿,孙婶就跟人嘀咕上了,说安然辞了职,不工作,她介绍的人黄了,不愿意见她了,说安然连工作都没有,年纪又这么大,还挑三拣四,眼高手低,以后看谁会要她,她觉得除非有人瞎了眼,要不然就安然这样子,不会有人要了,要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安然早在孙婶找来的时候,就在她身上放了傀儡,知道从她这儿离开后,只怕会议论自己,看还真是,像对原身那样,说自己的坏话,当下不由冷笑,第二天便去她家,给她挂了个霉运符。

这种中伤他人的人,让她也尝一尝以后别人议论她,说她这样倒霉,是不是总喜欢说别人的坏话,遭了报应的话,让她体会一下原身被人这样议论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安然算是轻松搞定相亲的事了,但,也是有后遗症的,这不,孙母从外面听到了孙婶传出去的那番议论,回来就忧心忡忡地跟安然说:“你不工作还是不行,不工作,别人觉得你挣不到钱,这样就更难嫁人了。”

安然道:“谁说我不工作,我不是说了,我在炒股炒基金吗?”

孙母道:“那也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况且就像你爸说的那样,炒股票,那就像赌博,哪能玩,所以你还是赶紧找个工作吧,要不然现在都没人给你介绍亲事了。”

“再说吧。”

孙母看出了安然答应的不真诚,是在敷衍她,不由不快,当下便跟孙父道:“这孩子,就是不出去工作,怎么办?没工作不会有人介绍对象给她的,那样,她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嫁的出去?”

孙父也不由皱眉,道:“多给她托托关系,找找人,争取今年将她嫁了,要不然一年大似一年,更嫁不到好的了。”

他倒不担心安然嫁不出去,毕竟农村,聋子哑子都有人要,更何况像安然这样健康的,长相还不错的,只是,嫁不到好的罢了,而这,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毕竟他是爱面子的人,不想将来别人说他女儿嫁了个不好的,笑话他。

事实上,幸好方大志这事黄了,要不然他自己也是看不中的,他不像孙母,就怕安然嫁不出去,只要有人要,就同意,他嘛,是盼望着安然能嫁一个条件好的,不让他丢脸的。

孙母听了孙父的话,叹了口气,道:“也只能这样了。”

周末的时候,孙安乐回娘家,因早在跟孙父每天一次的通话中,知道安然在玩基金,这会儿便笑着问安然:“姐,听说你在玩基金,你赚了多少了?”

她压根不信她这个活的窝囊的大姐,能玩的转什么基金,所以这时这样问,纯粹是看戏的态度。

安然淡淡地道:“我还刚学,所以目前还是亏的。”

她倒没撒谎,因为目前的确还是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