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04 21

顾夜在这座名曰“清园”的园子里,住了整整十天。在这十天里,她把瞳安城及周边逛了个遍儿。选定了公主府的位置——清园及周围的几座院子。

申万金是主动献上清园的,说是报答小神医的救命恩情。顾夜当然不会收他的了,当初这位首富可是捐献了五万两银子的。这座清园,顾夜很喜欢,不会白要他的。还有周围的几座宅子,朝廷自会有补偿——用盛京闲置的宅子交换。

清园附近的宅子,自然非富即贵,家中都不止这一座宅子,住哪儿都一样。再说了,京中差不多大小的宅子,价值是瞳安城的两倍不止。他们还小赚了一笔呢。要知道,京城的宅子,可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

这十天里,顾夜不但解决了公主府的问题,还选定了建药厂的位置——瞳安城外十几里处的一个小县城,地势不错,交通方便,离京城也近。

最主要的,这里是她自己的封地,交的税收不会落入别人的口袋,真真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哪!选址选在自己的封地,还有一项好处,那就是不会有不长眼的来捣乱……当然,凭着宁王和她“护国公主”的名头,敢来捣乱的,要颠颠自己的斤两!

一听小神医要把赫赫有名的“顾氏制药”分厂,建在瞳安城。钱知州高兴得一连几晚上没睡着觉,有“顾氏制药”在,瞳安城的赋税算是有了保证,他的政绩还能差了?

遥想不久的将来,瞳安城药商云集,人来人往,更加繁华……他就忍不住一阵激动,期盼着药厂能够早日建成。有瞳安城最高官员钱知州的保驾护航,药厂建设过程中,顺利了不少。

瞳安城是京中首富申万金的祖籍,本来他是准备这两年,带着家迁往京城的。现在干脆不走了!不但不走,还准备在这儿常驻。他的生意中,本没有药品这一块儿,可他有一副灵敏的商业头脑,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利润……

申万金开始联系他熟识的几位药材商人,从他们那儿预定了大量的药材,保证药厂明年开业后,有足够的药材来源。他找上顾夜,说他愿意以低于市场价,也就是进价的价格,为药厂提供药材。希望能拿到“顾氏制药”在炎国的销售权……

申万金跟顾夜谈这些的时候,心情很是忐忑。可是,他知道小神医不是炎国人,即便将来嫁入宁王府,药厂的许多事,也不可能事必躬亲、亲力亲为。而他自认在商业领域,还是有些门路的,有能力承担起顾氏制药的销售……

顾夜听了申万金的来意,惊讶地看着他。果然不能小瞧古人的头脑,没想到这京城首富,竟然把“总代理”这个理念,提前了数百年现世。如果不是跟他接触了几次,对他还算了解,她都怀疑这申首富也跟她一样,是从未来穿过来的了!

只管生产,不用愁销售,何乐而不为?顾夜自然乐见其成。不过,为了避免一些不法药商疯狂提价,她给申万金提出“国统一零售价”的概念。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要求申万金,对外批发的价格,不能高于出厂价一成,而他收底下的零售商,必须按照厂家规定的零售价销售。否则,将取消该药商的销售权……

申万金默默在心中算了算,以顾氏制药在东灵,甚至是炎国的知名度,一成的利润看似不多,可是一年下来绝对是不小的收益。申万金又谨慎地询问了药厂的规模,每个月能出厂的药物多少……

他把随身携带的金算盘一打:我滴乖乖,这买卖不做的,是傻瓜!当即拍板,如果不是合同细则没理出来,他都要当场就签订契约了呢!只有契约拿到手,申首富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容和长公主这十日内,亲眼目睹了未来媳妇的办事能力。小小的一个人儿,杀伐果断、雷厉风行,不但选好了建厂的地址,画好了药厂的图纸,就连进货途径和销售途径都寻好了,厂子建好后,一切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容和长公主心生佩服之余,对自家儿子的眼光,更为赞赏。果然不愧是她的儿子,眼光不是一般的高,前面二十多年他像苦行僧似的,原来是因为一般的闺秀,根本入不得他的眼。

对于顾夜这个儿媳妇,她越看越觉得投缘,越看越是满意。她在闺中的时候,也曾有过“雄心”——要在某一领域,做得轰轰烈烈,红红火火,可惜还没施行,就被某人俘获芳心,心中只有他一人。

容和长公主内心里还是欣赏有能力的人,尤其是有能力的女人。而顾夜,会医术、能制药、办药厂……正是她想成为的那种人。如果换了别人,她说不定还会酸酸地起嫉妒之心。顾夜是她未来的儿媳妇,容和长公主的心中,只剩下“骄傲”二字。顾夜被人尊敬、爱戴,她与有荣焉!

忙完正事儿,顾夜又陪着长公主在凤栖山别院住了几日,赶在八月十五中秋节之前,回到了宁王府。

一进听剑轩的门,迎接她的是一脸幽怨,活像被抛弃的怨妇一样表情的凌绝尘。顾夜有些诧异,又带着几分心虚地迎上去,拉拉他的衣袖,小声地道:“尘哥哥,你怎么没在书房处理政事?”

“老婆抛下我,自己逍遥快活去了。不开森,无心工作……”凌绝尘的声音更加幽怨。

顾夜更心虚了几分,钻进凌绝尘的怀中,搂住他修长有力的腰肢,弱弱地解释道:“尘哥哥,我说我是去干正事去了,你信不信?”

“你说,我就信!”凌绝尘回搂着小姑娘的腰,嗅着她带着几分药香的体香。这小没良心的,一走就是十几天,连封信都不捎回来,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飞得没影儿了!

顾夜抬起头来,亲了亲他的下巴,道:“我这趟瞳安之行,完成了公主府的选址,还挑了一处作为药厂的地址,就连药材供应商和药品国总代都确定下来了。我厉不厉害?”

“我的小暗夜,是最厉害的!”凌绝尘想小姑娘想得紧,在她的唇上,印下了长长的深吻……

顾夜双眼迷蒙,朱唇红润闪烁着晶莹,气息微喘——尘哥哥的吻功越来越好了,她每次都会沉迷其中。不得不承认,跟尘哥哥接吻,是一种享受,让她意乱情迷……

“以后,不许离开我这么久,知道吗?”凌绝尘惩罚性地这小姑娘诱人的唇上轻咬一下,又怕咬疼了她,用舌头舔了舔。

顾夜依偎在尘哥哥的怀中,玩着他的手指,口中嘟哝着:“尘哥哥,你这么粘人,你那些属下知道吗?你冰山美男的人设呢?你的节操呢?”

“所有的一切,在你的面前,都不重要。世间一切的一切,加起来,都不如一个你重要。”人设崩了又如何,节操掉了又怎样?只要他的小姑娘在他身边,所有的所有,都可以抛却。

“原来你是这样的尘哥哥。如果你穿到某位帝王身上,绝对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而我就是祸国殃民的妖妃……哈哈哈——”顾夜笑得滚进了凌绝尘的怀中。

凌绝尘捏捏她的小鼻子,宠溺地看着她活泼的模样,笑着纠正道:“你说错了!”

“我哪点错了?来,跟我默诵新三从四得,‘老婆的指示坚决服从,老婆发脾气一定要顺从,老婆做错了也要盲从’……”顾夜笑嘻嘻地咬了一下他的手指,用眼神威胁他,赶紧复习!

凌绝尘跟着小姑娘清脆的声音,一边点头一边诵读:“老婆的交待要记得,老婆的爱好要晓得,老婆的脾气要容得,老婆的发嗲要忍得……还是不对!”

“怎么又不对了?”顾夜竖起眉眼,尽量做凶狠状。看在凌绝尘的眼中,却异常可爱。

“你撒娇时嗲嗲的模样,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能用‘忍’这个词呢?还有,我永远不会让你成为一代妖妃的!”凌绝尘在小姑娘的红唇上啄了一下。

顾夜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我成不了祸世妖妃?你小瞧了我的魅力?”

“不是,你的魅力,我绝对难以抵抗。我会排除万难,后宫只有你一个。所以,你只能成为妖后,而不是妖妃。明白了吗?”凌绝尘刮着她的小鼻子。

“你会被你的臣子,指着鼻子骂‘昏君’的!”顾夜笑得一脸开心,对他的话很是受用。尘哥哥真是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昏君和妖后,难道不是绝配吗?”凌绝尘用手指帮小姑娘梳理着有些凌乱的发丝,亲了亲她的头顶,柔声道。

顾夜点点头,道:“不错,咱们是绝配……尘哥哥,咱们这些大逆不道的言论,要是被人听见了,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凌绝尘抬眸朝着虚掩的门外看了一眼,笑着道:“放心吧,这宁王府,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一只蚊子都不可能飞进来。外人怎么可能听到咱们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