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04 21

张娟抱怨,不过那个老太太可不会忍耐她的指责,上次隔壁老太太跑他们家再借酸奶,没借到,在门外骂人,他们没回骂,那是因为当时末世才刚开始几天,人们还保持着末世前的想法,看人家小孩子想要酸奶喝,没给,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就没骂回去,他们是好心,但可不代表他们就会任人辱骂,所以当下那老太太听了她这话,便不由嘲讽地道:“看来要是他们偷的是别人家,你肯定敢跳出来阻止了?连阻止都敢,想来上门拿回偷走的东西也不成问题,我听说他们就住在三楼,不如你去看看。”

这会儿移动通讯还在,这老太太又经常带孙女在小区里逛,很是认识一些老太太,所以虽没出门,但却打过电话交流了情报,知道昨天那伙人就在本栋三楼。

这话一出,张娟脸皮涨红,不由语塞,知道再对骂下去,只有自己吃亏的份,于是心里虽难过,还是收拾东西进了屋。

好在那大门上的锁虽被那群人撬开了,但里面还可以用插销插上,要不然这屋子都没法住了。

…………

看到有人趁着张娟一家人不在家,进屋偷东西,宁父宁母想起前两天他们出去搜集物资时,家里也没人,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道:“以后咱们出去,不能都走了,家里要留人,要不然有人知道咱们家人出去了,家里没人,只怕也要溜门撬锁了。”

安然心道,别说趁着家里没人进来溜门撬锁了,就是有人,过几天都会有人进来抢劫的。

在原身的记忆里,随着有车队从小区门前的公路经过,前往基地,带来了大量丧尸,导致游荡在小区里的丧尸增多,小区里敢出去搜集物资的人就变少了,但不出去搜集物资,岂不是等死?于是那些人就将主意打到了小区里的各家各户身上,一开始是找那些没人或有人但变成了丧尸的人家搜集物资,到后来找不到东西了,就是有人,都上门打劫了——人类就是这样,害怕怪物,欺负同类倒是不怕了。

在原身的记忆里,宁家就曾被人打劫过,而原身由于武术早还给当年的老师了,而宁父宁母也不是战斗力强的人,于是自然的,家里仅有的一些吃的喝的就被人抢走了,要不是被人抢走了,他们还能撑一段时间的,不说撑一段时间之后,再上路能不能活下来,但最起码,能晚死一段时间也好啊。

这会儿安然听了宁母的话,便道:“不但要留人,咱们还要继续锻炼,我怕有一天,他们找不到东西了,就算家里有人,也会进来抢东西。”

安然的话让宁父宁母悚然一惊,却又觉得十分可能,于是当下宁父宁母又加紧了锻炼。

由于外出搜集物资越来越危险,而吃的东西又没了,再加上还断了电,小区里还出现了偷盗甚至抢劫的情况,治安情况下降,让人们觉得呆在家中等救援,越来越不现实,所以这天,当又有一队人马经过小区时,便有一些弹尽粮绝又或者担心安的人搭上了这车队,离开了小区,这其中就包括那天被偷了东西的一家三口。

可爱甜美的邻家少女甜美写真

也不怪他们会选择上路,本来他们的胆子就比较大,再加上之前东西被那群人抢光了,新搜集的物资不多,现在外面的丧尸越来越多,他们以后指不定就不敢去搜集物资了,到时岂不是要坐以待毙?所以会跟着车队离开也很正常,反正他们一家三人都属于青壮,又有大队人马一起,去基地的路上应该很安。

就在那一家人走后不久,继停电之后,水也跟着停了。

幸好安然家早有准备,还能再撑一段时间。

虽然饮用水能再撑一段时间,但洗澡水是没了,毕竟那么多水用来洗澡,三个人一起用,根本撑不了多少时间的,但完不洗人也受不住,于是宁母便决定,他们家三天洗一次脸,每次洗完脸后,用那水擦擦身体。

衣也不能洗了,不过好在安然那天未雨绸缪地拿了一些夏衣回来,这不能洗衣服,他们就准备衣服穿臭了就换一件衣服继续穿,几天换一件的话,他们不洗衣也能撑很久。

反正是,先凑合着吧,等哪天有雨了,到天台上好好洗个澡,洗个衣。

安然家准备充分都撑不了多少时间,有些准备不足的人家,就更撑不了多久了。

好比隔壁的老太太家,虽然他们在停电后,也担心会停水,所以也找尽了东西存水,但他们家没安然家那样的大桶,存下来的水不多,再加上一家五口人,这大夏天的,没电之后热的要命,每天光是饮用水就要消耗不少,更何况小孙子还非要吵着洗澡,不洗不舒服,所以不两天水就用光了,开始骚扰安然等人家。

没一个搭理她的,哪怕她拿米出来跟人换,也没人愿意换,毕竟谁都知道,米可以少吃点,但没了水,这大夏天的,人一天就受不了了。

那老太太看没人愿意换水给她,又开始骂,但这回只骂了一会儿就歇了——没水喝骂久了嘴里冒烟,骂不下去。

一向只有个中年男子进出的那户人家,这次终于有新的人冒出来了,是一个中年妇女,也是跑出来借水,不过她聪明些,不像老太太那样,拿米交换,而是拿饼干跟人交换。

米,还要用水煮才能吃,现在缺水,拿了米也是白拿,但饼干不一样,饼干不用水就能吃,有缺吃的但暂时不缺水的人家,就会跟她换——她跟这边几户没换到,但跟那边不知道哪一户,还真换到了一瓶矿泉水回去,一瓶水虽少,但省着点用,只润润嗓子,挺两天还行。

安然看停水了,便提高了警惕,因为在原身记忆里,就是在停水不久,那群人又来抢劫的,估计也是没水喝了,想抢那些有水人家的水,当然了,有物资的话,也一并刮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