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04 21

里面的年轻夫人丝毫不知道她刚刚差点经历了会毁掉她一生的事,不多会已是换好了衣服出了来。

见外面只有一个丫环,先前那丫环不在,也不以为意,只以为人家有事离开了,当下便跟着安然派的丫环,来到了前面,继续赏花。

而安然安排的丫环,则跟安然报告了这个情况,安然自是夸了这丫环谨慎,当下拿私房赏了她,待对方兴高采烈地捧着钱走了,安然便跟几个夫人告了罪,说是要失陪,当下就离开,找到诚意伯夫人,将这个情况说了。

这个事,她不需要亲自出手,只用跟诚意伯夫人说,诚意伯夫人将那两人找到,对方供出世子夫人,就能让诚意伯夫人收拾对方了,相信诚意伯夫人会很乐意收拾对方的,毕竟好不容易找到个收拾世子夫人的把柄,不是吗?

果然如她所料,诚意伯夫人一听安然反映这个情况,特别是安然说那丫环似乎是世子夫人跟前的人——不说清楚世子夫人,安然怕诚意伯夫人以为是其他人找她的麻烦,不会查这事,所以便故意点了名,让诚意伯夫人明白情况——便眼睛一亮,继而大概觉得自己的反应太明显了,于是便轻咳了声,装模作样地点头道:“这事我会处理,你继续忙去吧。”

安然看目的达到了,也不跟她多啰嗦,便离开了。

在安然走后,诚意伯夫人果然将那两人找到,查问他们情况。

那丫环就不用说了,是李婆子手下的人。

那男子的来历就比较复杂了——是李婆子从家旁边找的一个街市上有名的二流子,名唤李星,惯喜做偷香窃玉这种事,因李婆子觉得,搞这种事也需要行家里手,普通人只怕胜任不了,所以便将之找了来。

李星平常顶多就是跟街市上一些大姑娘小媳妇瞎搞,鬼混的对象层次有限,正觉得不够新鲜刺激,这次听说能玩到一个大家族的少奶奶,哪有不愿意的,觉得这事新鲜刺激的很,所以竟然不怕出事后会不会小命不保,听了李婆子的邀请就过了来。

当然主要也跟李婆子的怂恿有关,李婆子说,就算他搞了那个少奶奶,也不用怕怎么样,难道他们还敢将这事嚷出去不成?肯定会私下了结,到时别说打杀他了,搞不好还要给他封口费,要不然他要将这些私事嚷出去,对方还怎么做人?

李星脑子简单,觉得是这个道理,想着能玩一个大家闺秀,搞不好还有钱赚,这样的好事,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便在李婆子的安排下,混进了伯爵府,等候时机,准备好好爽一爽。

清纯超诱人少女娇嫩丰满夏日图集

哪知道没爽到不说,还被府里女主人揪过去问话,一看两边虎视眈眈的壮妇,李星纵然有满腹对付女人的手段也使不出来,当下一听诚意伯夫人怒喝,几个壮妇上来压着他跪下了,问他是什么人,怎么混到了府里,就吓的魂飞魄散,立马竹筒倒豆子,将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如果他得手了,他当然不用害怕,因为他觉得伯爵府为了掩盖这桩丑事,不得不向他妥协,别说什么悄无声息杀了他的话,他走之前可是都布置了后招的,一旦得手了,而诚意伯府想杀了他灭口,不放他回来,他就要拿后招说事,说到了时间他要还没回去,发生在伯爵府的事可就要流传出去了。

但他现在没得手,后招就成了没用的了,毕竟他又没得手,自然就没证据交给那个跟他配合的丫环,让她将他得手了的证据传出去,而没证据的话,他安排的后招就成了造谣,怎么可能吓唬得了诚意伯夫人,所以这时一被诚意伯夫人吩咐人打,生怕被揍的李星自然是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了。

而那个丫环也是个小人物,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自然也是一下子就吓坏了,也老实交代了。

看两人直指李婆子,诚意伯夫人便将李婆子找了来,询问情况。

而这时的李婆子,正在向世子夫人报告进展不利,二奶奶派了人时刻盯着,所以世子夫人听了很不爽的时候。

两人为计划没实现咬牙切齿的时候,忽然听说诚意伯夫人找李婆子过去,都不由有些警惕,当下李婆子便问诚意伯夫人派来叫她的那个人,道:“不知道太太找我,有什么事。”

诚意伯夫人身边的那个婆子不耐烦地道:“叫你去你就去,问什么。”

还是世子夫人觉得情况不对劲,拿了点银子出来,给了那个婆子,笑道:“还要有劳嬷嬷稍微提点一下。”

那婆子得了钱,这便露出笑来。

先前说了,诚意伯夫人能力一般,所以御下手段自然也一般,自然不知道这个婆子,就是个见钱眼开的,这会儿看世子夫人给了钱,自然就将她那边的情况卖了,道:“……先前二奶奶过来报告,有两个人不对劲,太太将人逮了过去,一问,说是跟李姐姐有关,就让老奴过来请李姐姐过去。”

李婆子一听,妈呀,这是暴露了啊,当下不由看向世子夫人,就要说什么。

还是世子夫人反应快,怕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让外人听了不好,于是便让那婆子在门外等一等,她有些话要跟李婆子说。

那婆子得了世子夫人给的钱,自然愿意卖她这样一个面子,所以便到院中候着。

李婆子一看外人走了,忙惊惶失措地向世子夫人道:“奶奶,您可一定要救老奴,这要是让太太将老奴逮去了,肯定会逼老奴说,这是您吩咐的,到时老奴怕受不得太太的大刑伺候,别在扛不住的情况下,做了对不起您的事。”

李婆子这样说,一方面是真的,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有威胁世子夫人的意思,意思是,你要不救我,到时我要是扛不住,把你招出来了,可别怪我。

而其实不用她说,世子夫人也会帮她的,因为她还需要这人帮自己出谋划策呢,今天这件小事她虽然做的不好,但往日大事,她可都是做的很好的,这样一个有主意的人,没闹出大乱子前,世子夫人是不可能让她当弃子的,因为她还有价值。

于是当下世子夫人便点头道:“没事,我们一起过去,那两人张口就来,说是你指使的,就是你指使的啊。”

顿了顿,世子夫人问她道:“你没什么证据落在他们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