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04 21

不过很可惜,顾老大听了他的话,再看了看朝他摇了摇头的安然,便向壮汉道:“我随她自己,她既然不想去,那就算了吧。”

他哪敢做安然的主啊,这女儿这么厉害,他可怕他做她的主,被她埋怨,到时要是不高兴,捶他就不好了。

其实从他本心来说,他也不想女儿走,毕竟女儿这么厉害,要是没走,在家里,不知道能挣到多少钱呢,另外,还能给大房撑腰,免得大房被人欺负。

壮汉也是没想到顾老大竟然不想主张家长的权威,任由孩子自己作主,当下不由怔了,眼看谈不拢,只得暂时罢了,想着有机会再找这小姑娘谈,于是当下便离开了。

安然展开内力,凝聚于耳,就听到那壮汉走进了一个酒楼,跟里面一人道:“可惜了,是个好苗子,没能招来,要是招来,练个几年,哪怕是个女娃,也是个好手,到时能助主公一臂之力。”

另一个声音道:“没事,天下人才尽有,这个不行,我们找其他的便是,公与也不用这样遗憾。”

“主公说的是。”

安然就知道这人只怕是有来头,没想到还真是,原来是想替他的主子招揽人才的。

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不过无论好不好,反正她眼下还不准备参与其事,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眼下她最要紧的,还是好好习武。

既然卖完了肉,再加上天色不早了,所以安然便跟顾老大往回赶。

回去后,安然便将那三千多文钱交给了李氏。

本来李氏听安然说自己要将肉卖了,以为那钱安然不会给自己了。

岸边 慵懒睡姿

安然要是不把钱给她,她虽然有点失望,但也不会找她要的,毕竟那是安然挣的,她也不好意思要,况且,实话实说……她也被安然的凶残模样吓坏了,也不敢跟她争钱。

没想到安然还是将钱给了她,这让李氏不由既意外又高兴。

不过李氏只拿了一半,剩下一半,还是给了安然,道:“你奶规定,家里各房挣的,只用给她一半,我们家也是这样,你们姐弟几个,将来挣的,给我们一半就行了,剩下的你们就自己收着。”

安然点头,道:“好。”

她也没说给李氏的话,反正李氏愿意这样,她听着就是了,要是不愿意,给李氏也没什么,反正她要想来钱,有的是办法,当然了,心情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李氏多一层好感,毕竟谁都不喜欢贪得无厌的人,顾高氏那样极品的人,还没拿呢,李氏要拿,肯定会让她对她产生恶感。

那边顾老三和顾老二不多会也回了来。

他们虽然去的是镇上,路近,但他们回来的时间却比安然还要晚,原因很简单,镇上卖的慢,顾高氏又给他们定了价,让他们卖的不能低于十一文一斤,这样一来,大批量卖给酒楼就不行了,只能零卖,零卖的话,镇上的购买力有限,会卖到这会儿才回来,也很正常。

虽然回来的有点晚,但将近三千文的收入,还是让顾高氏高兴的合不拢嘴。

毕竟这钱说是上交公中,但其实家里的钱都是由她收着的,一想到一下子进账三千文,顾高氏能不高兴吗?当下便鼓励安然道:“多去深山里转转,那里面的野猪不少。”

他们这一片大山,后面还有更深的深山老林,不过由于山林过密,不好进去,一般人都不去,平常需要柴禾,也只在周围大山上打柴。

安然暗道,只要顾六福看自己不顺眼,再给自己下诅咒,将来还是有机会再打到大野猪的,于是当下便点了点头,道:“好,我听奶的。”

看安然再一次被夸奖,一边的顾六福气的脸色都有些狰狞了,也不怪她是这样一副模样,自出生以来,她几时受过这样的气,几时被人这样抢过风头。

当天晚上,顾高氏便让几个儿媳将留下来的猪肉拿去做了,顾家人好好地大吃了一顿,大家都很高兴,对安然也更亲近了,安然肉眼可见的,在顾家的地位越来越高了,而这,自然让顾六福越发不喜了。

第二天,安然拿了李氏分给自己的一千六百文,去了镇上,将铜钱换成了一两六的银子。

——她现在不用去田里做事,时间可以自由安排,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倒是很方便。

要不是钱太少,她还会换成金子。

之所以换成银子,原因很简单,一是铜钱不方便携带——虽然她有空间,但她总要跟人解释,她外出带着那么多铜钱,是放在哪儿的吧?所以还不如换成银子方便,别人看她拿出银子,是绝对不会怀疑她不是放在身上的;二是随着战乱起,铜钱将会越来越不值钱,只有银子金子才保值,尤其是金子,最保值,所以她不将铜钱换成银子就是傻了。

野猪的事告一段落后,安然便准备收拾顾六福了,毕竟被人一再针对,怎能不收拾,以前不收拾,是因为她的能力还不行,现在嘛,给顾六福套个麻袋的能力还是有了。

于是这天,当顾六福跟几个男孩出去玩的时候,安然看他们来到了后山没人的地方,便用几个小石子,将几人点了睡穴,然后便拿着麻袋,想套顾六福,将她打个非死即残。

结果,就在安然想动手的时候,就听到山里传来动静,看时,却见一道腥风袭来,却是一个大老虎,直朝她扑来。

安然看了不由大惊,赶紧放下顾六福,然后引着大老虎往深山里走。

在这儿打,不方便,万一伤到了李氏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可就不好了。

再者,她还不知道要打多长时间才能将老虎收拾了,要是时间长的话,他们几个被她点了睡穴的人,可就要醒过来了,到时看她在一边跟老虎斗,顾六福只怕会猜到,是她点了她的睡穴,到时她要跟顾高氏说了,顾高氏将她赶出去也就罢了,反正她不怕,但要是多了个加害兄弟姐妹的名声,可就不好了,她做任务,是要让顾六福暴露真面目、丢掉好名声的,而不是让原身名声受损的,所以自然不能让顾六福发现是她点的穴。

既然如此,她就只能将老虎引走了,在别的地方收拾了老虎,怎么也不能说,他们是被她点的睡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