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04 21

看吴老夫人愿意帮吴二娘寻门亲事,安然倒比让吴老夫人给自己寻门亲事还高兴,毕竟她知道,自己的亲事,就算吴老夫人不愿意寻,她自己要是想找,也是能找得到的,相反,吴二娘的亲事,要是吴老夫人不出手,吴二娘也没那个能力自己寻找丈夫,那可就要危险了,别哪天就被吴大老爷卖了,吴老夫人想管都没资格管了。

“我代二表姐,谢谢老太太。”这次安然越发真心实意地替吴二娘高兴,感谢。

吴老夫人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咱们然然真是个好孩子。”

两人将正事说完了,吴老夫人便让下人进来了。

安然又陪了吴老夫人一会儿,看她想休息一下,便告辞离开了。

回去后,安然便跟吴二娘说了这件好事。

吴二娘看安然还真帮自己跟老太太提了这事,而老太太同意了,愿意亲自出面帮自己寻门亲事,不由激动,毕竟,这下不但亲事的事搞定了,而且因是吴老夫人出面,想来找的亲事还能比让吴大老爷他们找的更好,毕竟要是由吴大老爷和吴大夫人弄,根本找不到多好的——吴大老爷吃喝嫖赌,交往的都是些下三滥的货色,能有什么好的;吴大夫人眼里只有钱,想找的,估计也是给她钱多的人,不会考虑对方的人品,这样的有很大几率会碰到JP。

而这次多亏了安然帮自己提,让老太太帮自己找,老太太认识的人不但多,层次也好,肯定能找到不错的,这让吴二娘自然激动,所以当下吴二娘忙道:“谢谢表妹帮我跟老太太提这个事。”

要不是安然提,要不然老太太哪会管她的亲事——别说她这样的小透明了,便是其他比自己有存在感的孙子孙女的亲事,也没见老太太亲自操心的。

安然笑道:“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你别放在心上。”

这也是交往过后,发现二娘的性格确实还不错,安然才管的,要是那种一旦出了什么事,不反省自己,觉得错的都是别人的人,安然是肯定不会管的,免得将来她日子过的不好了,别怪是自己让老太太找的亲事。

吴二娘听了安然不居功的话,摇头道:“就算是举手之劳,多少人也能举手之劳呢,但除了你,谁愿意帮我提呢?”

眉清目秀白衬衫美女图片如此美丽

吴二娘说的倒也不错,这府里上下,在老太太跟前能说的上话的人,不在少数,但眼看着吴二娘十六岁了,还没亲事,谁也没跟老太太提这个事,倒是安然一个外人,愿意帮她提一提,看到这样的情况,吴二娘要说不伤心,那是假的。

安然看吴二娘有些伤心的样子,便拍了拍她的手,道:“别伤心,现在老太太给你寻亲事,你这不就是苦尽甘来了?”

吴二娘笑道:“也是。”

吴二夫人听说安然去找了吴老夫人,还屏退了左右,跟吴老夫人说了好一阵子的话,心中疑心安然是找吴老夫人说嫁给吴三郎的事,越发觉得,弄死方安然的事,得赶快提上日程了,于是便赶紧到处搜罗那些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好顺利将方安然弄死。

吴老夫人既然答应了安然,自然就开始给她谋划起来。

安然倒还好一点,她还刚十三岁,还能慢慢挑,所以她不用急,可以慢慢给她挑最好的。

但吴二娘年纪已大,有十六岁了,该寻门亲事嫁人了,所以吴老夫人便决定,先将吴二娘的亲事解决了,没事一身轻后,再慢慢帮安然寻门好亲事。

虽然吴二娘是吴老夫人的孙女,但,吴二娘比较懦弱安静,吴老夫人对她虽不讨厌,但也因打的交道不多,绝对没多少感情,毕竟人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你一直是个木头人,闷葫芦,不说话,别人跟你能处出多少感情出来。

所以要不是安然为她相求,吴老夫人是不会冒着讨大儿子大儿媳不喜,插手这事的。

不过既然插手了,吴老夫人自然就不会耽搁了,免得一时没给二娘找好亲事,她一时没精力给安然找亲事。

吴老夫人认识的人太多了,想找比吴大夫人等人自然容易多了,很快便给吴二娘寻找到了几个合适的人选来,然后便找来吴大老爷和吴大夫人,将这几人的名单交给他们,道:“二娘都有十六岁了,你们还不为她操心亲事,哪有你们这样糊涂的父母,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怕再耽搁下去误了她的终身,所以给她挑了几个,你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吴老夫人怕大儿子怪她插手吴二娘的亲事,所以便先发制人,这样开了头。

果然她这样一说,吴大老爷和吴大夫人脸上都不由有些尴尬,不错,他们对吴二娘的确是太不关心了,老太太会看不过去,帮忙找,也很正常,所以便没生气,当下吴大老爷便陪笑道:“让老太太操心了。”然后便跟吴大夫人道:“这事你赶紧处理好,别让老太太担心。”

他这会儿还没像原身记忆中那样急需用钱,所以还没想过将吴二娘卖了,不过这样的话也就没心情帮吴二娘处理亲事了,所以就将这事交给了吴大夫人。

吴大夫人也不想操心啊,要是她自己挑的,还能挑一个愿意给她钱的,将吴二娘卖了赚点钱,但现在人老太太都选好了,她再处理,纯粹就是操心,这让吴大夫人哪愿意呢?——之前没卖吴二娘赚钱,是因为她怕自己做不得主,为了不浪费时间和精力,就没管,要早知道自己能管,她三年前就把人卖出去,赚一大笔钱了,哪会像现在这样,钱没赚到,还要出力帮吴二娘处理亲事,她亏大了好嘛。

虽然觉得亏大了,但老太太有吩咐,在府中属于小透明的她也只能听令办事,于是当下听了吴大老爷的话,便笑道:“好,我马上弄。”

不过这时有些回过神来的吴大夫人心里却有些奇怪,想着老太太近些年来越发不管事了,不像是这样多管闲事的人,怎么会管二娘这样一个跟她不怎么亲的孙女的亲事呢?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