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04 21

其实骗她无所谓,但他们都谈婚论嫁了,到临门一脚走人,本就因家境贫寒,在亲朋好友间受尽嘲笑奚落的于父于母,这会儿因女儿被骗,更是被人嘲笑的厉害了——以前看原身找了那样富贵的一个男友,亲朋好友恭维;现在人家不见了,不少人不免或阴阳怪气或幸灾乐祸地嘲笑他们家喜欢做美梦,麻雀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这下好了,做不成了。

原身父母受不了这个打击,因劳累过度,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于母因此一病不起,于父觉得自己的存在连累了原身,跳楼自杀,原身看疼爱她的父母前后脚走了,觉得活不下去了,也自杀了。

等自杀后,机缘巧合之下,她才知道,原来她碰到的那个人,是攻略世界的任务者,他们到每个世界攻略男人女人,一旦等到对方爱上了自己,就会一击脱离,至于那个爱上了自己的人,下半生会怎么样,没人关心。

原身知道这事后,本来就对那个害得自己家家破人亡的骗子心存恨意,现在知道原来那人根本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只是因为任务的缘故,对自己只怕没半分感情,是装出来的,自然更是恨到了骨子里,当下便向系统许愿,想让任务者帮她报复那个攻略者,一定要让对方付出沉重代价。

按理说,要想收拾那个攻略者,只要不爱对方,让对方完不成任务就行了,但这个任务失败了多次,现在是紫色级别,只怕那个攻略者,并不像她想像中那样简单,肯定有什么古怪之处,也是了,要是对方是个老快穿者,只怕会有什么厉害手段,所以安然并不敢掉以轻心。

暂且不提任务的事,却说安然来到学校。

因进入任务世界的时间不凑巧,对方已经上大学了,且大四了,想换一个自己想学的专业自然就不现实了,所以安然也只能继续学着原身的专业,准备毕业找工作。

这要换了一个人,半路接手一个从没学过的专业,就算有原身的记忆,只怕也要穿帮,但好在安然修真了,记忆得到了强化,再加上她努力温习了下原身的功课,所以勉强没穿帮,不过也是好险就是了,谁让原身学的这个动画制作专业,安然之前从未接触过呢,虽有原身的记忆,但艺术天赋这种东西,可不是说有就能有的,所以安然就算进了任务,能按原身的记忆上课,但说实话,她在画画方面委实没有天赋,又不想抄袭其他世界她知道的一些知名动画,所以已决定毕业后找工作,只找自己会的工作,不会走原身的路子,去动画公司找工作了,因为那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进任务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任何时候,你都能做得了原身做的事的,有些能学,有些就是学了也不一定学的好,除非你是域天才,在什么领域,你都具有天赋——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最起码对安然来说,是不可能的。

从原身家到学校,坐小电动车,只要十分钟,很是方便。

安然去的时候,班上人已来的差不多了,也是了,谁让她每次都是踩着时间点过来的,所以来的时候其他人都来了也很正常。

安然在座位上坐下,然后便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在盯着自己,安然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杨默。

骑机车的卡通T恤少女萌萌哒

看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对方喜欢自己,而是,前一段时间对方调戏自己,被自己找了个机会,狠狠地揍了一顿,之后经常在背后盯着她,估计恨的咬牙切齿。

这个杨默,是校中有名的花花公子,据说家中背景很不一般,甚至有人说他是太子党,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太子党,会蜗居在这个二线城市,按理说,不应该呆在京城,每天飙飙车,打打架,玩玩女人么。

不管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反正在原身的记忆里,跟原身并未打过任何交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来了后,对方会调戏自己,发生了原身记忆中没发生过的事,要知道明明她没做任何蝴蝶的事。

不管他怎么盯上了她吧,好在她也不怕的——就算对方真是什么太子党,在俗世有着不俗的权力,但自己已修真,怕他什么呢,要一直找自己的麻烦,她有的是方法整治他,然后还不会被他发现。

杨默在后面将于安然的后背盯出了个窟窿,也没见对方转过身来,仍是像往日一样,像是没发现他盯着她,依旧翻着她的书。

杨默不相信于安然感觉不到自己在盯她,毕竟她一来,他就在盯着她,她当时明明扫过他一眼,知道他在盯着她的,结果对方就是没个反应,相当若无其事。

他知道不少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学校里的人,不说人人巴结他吧,但最起码的,没谁敢得罪自己。

而这个女人呢,他不相信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结果呢,竟敢在那样打了自己一顿后,还像没事人一样,按时上下学——他算过了,对方上学放学时间,跟以前一模一样,根本没因这事,心情焦虑,产生迟到早退的情况,可见她是有多么不将这事放在心上。

他就奇了怪了,这个于安然,他查过了,家庭条件很不好,家上上下下,就靠她妈那点收入糊口,怎么就敢得罪自己,难道就不怕他会让人弄掉她妈那份工作,然后她家喝西北风么?究竟是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还是以为自己对她有兴趣,不会怎么着她?难道没想过,自己既然对她有兴趣,这被她拒绝了,要是性子不好的人,就会恼羞成怒,然后不择手段也要把她弄到手吗?到时她以为他不会动她家吗?

好吧,他的确没想过要不择手段对她,不会对她家怎么样,但是她又不知道,所以怎么会这么淡定,一点也不怕呢,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幼稚的人,怎么做出来的事,却那么幼稚呢?难道她以为,就她会的那三拳两脚,就能敌得过自己?要知道,在权势面前,那点武力根本不算什么。

想到这儿,杨默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找她谈一谈。

虽然他不会怎么着她,但吓吓她还是可以的。